信立泰“退货”nanatinostat :一场传统药企转型自救博弈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1-11-05 A- A+

文丨慢慢

近日,“信立泰终止关于nanatinostat药物独家许可使用权”一事引发关注。

距离信立泰获“nanatinostat”独家许可权时隔不到三年,协议突然戛然而止,这不禁让众多投资者始料未及。其背后原因究竟为何?此次终止合作又释放了那些信号?从近年来信立泰动作不断,或可窥见它尝试转型之路以及背后的布局逻辑。

终止抗肿瘤项目合作

专注心脑血管领域

事情还得从2018年开始说起。

2018年11月29日,信立泰宣布与美国VIRACTA公司签订协议,获得其拥有的“nanatinostat”相关知识产权、技术信息,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许可使用权。资料显示,VIRACTA是一家致力于研究开发抗肿瘤药物的公司,nanatinostat是其核心在研产品。

与此同时,信立泰将根据产品研发进展,以自有资金按里程碑付款,总金额不超过5800万美元。如该产品在大陆地区成功上市销售,公司将在专利期限及数据保护期内,根据协议约定,按一定比例支付目标公司销售分成;并拟以自有资金1000万美元向香港全资子公司诺泰国际增资,主要用于分阶段认购VIRACTA公司新发行的C轮优先股11,936,023股,认购完成后将占其15.25%股份。

自此,“信立泰与VIRACTA关于nanatinostat的合作”被公认为是信立泰入局肿瘤领域的重要一步。然三年后,局势悄然发生转变。

8月24日,信立泰发布公告称,拟终止与美国VIRACTA签订的关于“nanatinostat”的《独家许可使用协议》。

对于终止合作的原因,信立泰表示,基于近年来行业发展趋势及公司聚焦领域,公司更加专注于心脑血管领域的创新研发,化学药研发项目、科研团队均布局于心脑血管、糖尿病、骨科等慢病用药。而“nanatinostat”为 VIRACTA 研发的新一代抗肿瘤药物,与口服抗病毒药物联用,可用于治疗与EB病毒相关的癌症,如EB病毒阳性淋巴瘤、鼻咽癌、胃癌等。

鉴于此,双方经沟通认为《独家许可协议》已不具备继续履行的必要性,协商一致拟终止《独家许可协议》项下权利及义务。

同时公告指出,截至目前nanatinostat项目有关技术转移尚未完成,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信立泰也未支付许可使用费用。信立泰将返还或销毁nanatinostat有关资料,所产生的费用由信立泰承担。考虑到信立泰对 “nanatinostat”的前期研究及合作贡献,将由VIRACTA向其支付400万美元。

换言之,信立泰想走专而精的研发之路,今后将更加专注于心脑血管领域的创新研发等项目,而“抗肿瘤市场”目前不在其擅长及计划的领域,已出局。

其实,信立泰此举并不突兀,追溯其此前“大动作不断”的发展路径,不难看出信立泰尝试转型,因此布局也一再发生转变。

曾陷药品单一困境

为追求转型动作不断

“一款药闯江湖领风骚数年”用在信立泰身上格外合适。

早年间,信立泰凭借抗血小板凝聚药物泰嘉(通用名:硫酸氢氯吡格雷片)这款仿制药迅速崛起,热度销量直追赛诺菲原研药波立维,分得医药市场一杯美羹。

但因其后很长一段时间,信立泰未推出其它重磅产品能与泰嘉媲美,创新研发后劲不足,陷入了药品单一的困境。

加之泰嘉不能一直成为其“保命符”,信立泰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从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从其后操作可见一斑。

“未来想依靠单一产品打天下已非常艰难。”信立泰总经理叶宇翔也曾公开表示。

此后,信立泰一方面在心脑血管慢性病领域继续巩固优势,另一方面也开始把产品拓宽到抗肿瘤药物、骨科药物和医疗器械领域。

除了上述licence-in nanatinostat入局肿瘤市场,信立泰也开始直接收购研发公司。

2014年,信立泰以自有资金收购苏州金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24.06%股权,收购金额为人民币4500万元。在对苏州金盟收购完成后,信立泰以自有资金在两年内对苏州金盟进行增资,增资金额为1.5亿。增资完成后,信立泰最终持有苏州金盟58%股权,但未给其带来明显收益。

2018年,为完善公司在心血管领域的产品线,信立泰以自有资金4.73亿元分阶段受让转让方持有的苏州桓晨100%股权。但2020年下半年,苏州桓晨主营产品“Alpha Stent药物洗脱冠脉支架系统”在集采中失标,市场份额相应损失颇大。

此后,信立泰还分别收购深圳市信立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权暨阿利沙坦酯原料药新药技术、与江苏艾力斯签订《新药技术转让协议》,以1000万受让江苏艾力斯持有的阿利沙坦酯原料药新药技术,最终获得阿利沙坦酯原料药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权益等。

这一系列投资收购虽让信立泰在抗肿瘤药物、骨科药物和医疗器械等领域展开布局,然其各大药物领域的市场表现却并不尽如人意。

实际上,信立泰收购而来的大多研发型公司不仅未给其带来明显收益,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加之信立泰“产品单一”的困境仍未走出,其重磅产品“泰嘉在2019年第二轮集采出局”一事后,让信立泰处境则更为尴尬,只能再次自救。

2020年9月1日,信立泰引入了凯雷投资,获该私募巨头17.75亿元加持,局面稍得缓解,又挽回了部分投资者的信心。

扬长避短

从信立泰未来规划看转型策略

信立泰在发布“终止nanatinostat独家许可使用协议”同日,也披露了2021年上半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3.76亿元,同比下降10.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7亿元,同比增长20.50%。

虽净利润同比增长了,但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有所下降。据年报披露,主要是受集采政策影响,部分中标产品收入下降所致。

而净利润的增长与其旗下产品创新药信立坦销售额增长有很大关系,在核心的等级医院,信立坦快速抢占带量采购带来的原研市场空间,市场份额快速提升,其同比增长近 1.5 倍,利润贡献增加。

从其年报披露的产品线规划来看,信立泰表示将完善慢病领域管线的长期布局,新立项创新药项目6项在心血管方面,继续拓展高血压产品线,覆盖不同细分市场,开发并快速推进S086 高血压适应证,以及2类新药降压复方制剂SAL0107、SAL0108,用于治疗单药控制不佳的高血 压患者,替代联合给药,提高患者的顺应性。目前,SAL0107、SAL0108复方专利已获授权,专利有效期到2038 年。

在心衰方面,两个重磅产品顺利推进,其中生物药SAL007 正在中美开展I期临床试验,小分子S086 处于III期临床。凝血因子XIa抑制剂0104胶囊正开展I期临床研究。在心血管疾病相关领域,肾性贫血新药恩那司他片正在开展III期临床试验,有望实现快速上市。

由此可见,信立泰在其特长领域展开了一系列布局。从这个趋势上来看,信立泰管理层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长处是心脑血管专科领域,加上抗肿瘤赛道已经相对拥挤,若继续投入资金涉足,反而略显捉襟见肘。

对于信立泰来说,“退货”nanatinostat算得上是一种战略性放弃,不再在非核心业务上浪费时间,而是全力聚焦在心血管领域。至于成效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资料:

1. 深圳交易所:《深圳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 终止“nanatinostat”独家许可使用权协议的公告》

2. 深圳交易所:《深圳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2021 年半年度报告》

3. 晨哨并购《信立泰获凯雷18亿加持,仿制药企老树将发新芽?》

4. E药经理人《License in三年后“退货”,倒赚2600万元,传统药企转型还有多少“惊喜”是你不知道的》

5. 证券市场周刊《信立泰:巨额投资尚无硕果》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