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家知名药企高管辞职

来源:赛柏蓝  2021-10-26 A- A+

作者 | 小春

10月,25位药企高管职位变动,涉23家药企,其中18家药企高管辞职

01 高管变动频频

金九银十步入尾声,10月高管变动仍旧频繁,25位药企高管职位发生变化。

诺华

据医药代表消息,10月22日诺华肿瘤AMACO区域市场负责人濮存侠向员工宣布,诺华肿瘤(中国)总经理吉必成(Alexandre Gibim)将调任诺华旗下AAA平台,就任北美负责人职务,自2022年1月1日起生效。

同时,自11月1日起,由Isabel Afonso接任诺华肿瘤(中国)总经理职务,汇报于诺华肿瘤AMACO区域市场负责人濮存侠,并加入诺华肿瘤AMACO领导团队。

据了解,诺华主要的业务划分为创新药和仿制药两大板块,在带量采购的压力之下,近年来诺华对创新药的重视度提升。

2019年,诺华在中国区的营业收入为22亿美元左右。当时诺华承诺,到2024年中国区营收翻倍。而为实现这一目标,诺华的策略是加强中国的创新药业务,2019年年报中,诺华曾预计未来5年在中国提交50个新药申请。

根据半年报,2021年上半年诺华营收253.67亿美元,同比增长7%,净利润为49.54亿美元,同比增长23%。而在中国市场上的收入为15.55亿美元。有业内人士预测,诺华中国区2021年全年的营收有望突破30亿美元。

百济神州

10月22日,百济神州人力资源部向员工宣布,血液肿瘤销售全国负责人是豪将于2021年 11 月15日离职。据医药代表消息,目前继任者尚未确定,暂由百济神州大中华区市场营销负责人刘焰代管血液肿瘤销售团队,目前交接工作已经开始,自下月16日起,百济神州血液团队将直接汇报于刘焰。

作为一家创新药企业,提起百济神州最为人称道的是其高额的研发费用。2020年百济神州研发费用总计人民币83亿元,同比上年增长39.11%,几乎是恒瑞的两倍。2021年上半年,百济神州研发开支达到6.77亿美元(约43.8亿元),较去年同期进一步增长14.7%,占营收比重89.5%。

据了解,目前百济神州在血液肿瘤领域共拥有5款商业化产品,包括自主研发的BTK抑制剂百悦泽(泽布替尼胶囊),通过与安进战略合作引入的CD3与CD19双特异性抗体倍利妥(注射用贝林妥欧单抗),新一代环氧酮类蛋白酶体抑制剂凯洛斯(注射用卡非佐米),以及通过与新基公司(现隶属于百时美施贵宝)合作引入的瑞复美(来那度胺胶囊)和维达莎(注射用阿扎胞苷)。

近日,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全球研发负责人汪来博士表示,目前在血液肿瘤领域,百济神州已在淋巴瘤、白血病和骨髓瘤三大领域进行了全面的布局,除了商业化产品组合,更有强大的后续研发产品管线作为支撑,包括Bcl-2、PI3Kδ等,并建立了蛋白水解靶向嵌合分子、双(多)特异性抗体、ADC等前沿新药技术平台。

阿斯利康

10月15日,阿斯利康中国消化及呼吸雾化业务部(GNR)总经理陈鹏亘向员工宣布,GNR 助理副总裁何益敏决定离开公司。据医药代表消息,何益敏离任后,其负责的核心市场消化口服产品销售业务将由另一位助理副总裁杨在峰接管。

据了解,何益敏是今年8月以来,继董莉君、张岸巍之后,从阿斯利康消化及呼吸雾化部门离职的第三位高管。

今年6月7日,阿斯利康中国宣布组织架构调整,正式合并现有消化和呼吸雾化业务,成立消化及呼吸雾化业务部(GNR)。而在消化和呼吸领域,阿斯利康有两大类当家产品:奥美拉唑系列、布地奈德,二者在国家集采均未中标。

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布地奈德吸入剂的市场规模为82.5亿元,阿斯利康市场份额高达98%,2020年下滑到92%,不过仍处于一家独大市场地位。在第五批集采中,阿斯利康不敌正大天晴等国内企业丢标。

面对集采失利,阿斯利康中国副总裁刘谦在9月6日的北京服贸会上表示,要加速创新药的研发和上市,同时拓展集采外渠道,以减少损失。

恒瑞医药

10月,恒瑞医药向赛柏蓝确认,医学领域专家JosehfE.Eid将担任恒瑞美国/欧洲首席医学官,主要负责恒瑞在欧美区域的药品开发和医学事务。据悉,JosephE.Eid 博士曾任罗氏、默沙东、百时美施贵宝等多家跨国药企的高管职位。

就此次人事变动,恒瑞医药向赛柏蓝明确表示,Josehf E. Eid博士履新是恒瑞加速国际化进程的体现。

10月19日晚间,恒瑞医药发布了2021年三季报,前三季度营收201.99亿元,同比增长4.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07亿元,同比下降1.21%。

究其原因,恒瑞医药早在半年报中给出了答案,集采影响和卡瑞丽珠单抗放量不达预期。到了三季度集采的“余震”仍在,而随着第五批集采的落地,可以预见第四季度影响还将持续。

据悉,PD-1抗肿瘤药卡瑞利珠单抗曾在2020年销量增长326.42%,带动恒瑞医药抗肿瘤板块业绩大幅飙涨,但目前PD-1已经成为最拥挤的创新药赛道之一,竞争压力大,而在此前的多轮国家医保谈判中,PD-1产品大幅降价,面对如此困境,国际化已经成为众多创新药企的选择。

02 行业变革加速人才流动

除去个人原因外,一般来说药企高管变动和公司目前的发展战略分不开,而公司的发展战略又和当下的市场环境息息相关。

总的来看,行业驱动下药企高管变动主要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随着医药行业的环境变化,创新成为行业的发展趋势,仿制药利润下降,在大多数药企的重要性下调,高管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主动转型;另一方面是集团在剥离利润较低的仿制药业务时,自然而然会产生人员流动。

2021年2月,原阿斯利康中国研发副总裁嵇靖加入和誉医药;5月,原礼来抗肿瘤产品全球研发负责人王轶喆加入联拓生物;6月,原罗氏第一事业部总经理、普药特药事业部代理负责人钱巍加入君实生物。

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上半年,医药行业就有约160余位高管离任。

跨国药企高管离职频率高达平均一个月一位,这与跨国药企面临的集采困境不无关系。而随着大型药企加码布局肿瘤药领域,本土药企也倾向于创新药、国际化等方面的人才,抢人大战也进一步加速了这种流动。

目前,国内医药行业变化仍然在进行,带量采购、医保谈判持续推进,药企高管变动不断是这一背景下的必然趋势。预计在未来行业变动频繁的背景下,医药行业人事变动还将持续进行。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