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成药集采中“断供”情况或将更甚 自建药厂只是无奈

来源:药智网  2021-09-28 A- A+

作者:弎

继最大的化学制药企业之一,A股上市公司华北制药,在国家集采制度建立以来因“断供”而收到了国家药品集采的首张“断供罚单”;北京百奥药业恩替卡韦片再次出现集采断供的情况,被河南省评定为“严重”失信。

9月25日,湖北省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管理服务网又在此时发布了《中成药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公告(第1号)》,针对临床使用量大、采购金额高、多家企业生产的中成药品进行集中采购。

三者间看似并不相关,但背后凸显的集采问题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以目前各种类型的集采情况看来,国家态度基本非常明确了:“药价足够低,供应不能断,所有医疗资源(化药、生物药、中药及医疗器械)一视同仁是根本目的。”意义在于压缩医药产业链中间环节,实现医保控费、降本、增效,让同量医保资金能救助更多的人。

而此次借助中成药集采,虽说一定程度确能提高中药行业集中度,加速中药研发创新。但有了之前集采断供的事件影响,对竞标企业而言,是否也会面临费尽心力抢到名额,却又无奈断供的情况?导致之前集采断供的原因是否仍会在此次中成药集采中继续发挥作用?

断供原因何其多,中成药集采更甚?

首先,总结之前集采断供的种种原因,排除不定因素影响,基本可以将集采断供缘由归为四大类:

  • 原料药紧张
  • 成本控制不佳
  • 产能扩种不及时
  • 报价太低,导致利润过低,果断放弃。

而在上述四者中,如果说后三者是企业本身的经营管理问题,是个别企业存在的问题,那么在此次中成药集采中则不能断言其出现的概率,但据有关专家推测在此次中成药集采中因“原料药短缺、断货”所致断供的情况或将更加严重。

中成药与其他子行业类似,对稳定的供应能力更在其他行业之上,原料药因素显得更为重要。这也是官方一再强调企业产品质量、供应能力及成本控制能力的根本原因。并且除了各种天然因素所致原料药紧张的情况,或许还原料药行业本身也存在不少“人为问题”。

关于原料药紧张导致断供的猜想

对于中成药而言,中药材价格波动幅度大是原药材市场一个固有特点,远超化药等行业。如果说原药材涨幅过大造成药企“无利可图”或亏本,将成为厂家选择不生产或者“断供”的主要缘由,那么毫无疑问这种情况将在此次中成药集采中更显严重。

俗话说,杀头的买卖有人干,赔本的生意没人做,永远是商场上趋利而行的典型特点。事实上,自疫情以来由于种植面积减少及通货膨胀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中药材行业各品种价位出现了全面普涨,连翘从今年三月份的65元公斤涨到了目前的120元公斤,地黄混级货从今年2月份的13元公斤,涨到目前的32元公斤。

同时,由于中成药原料的特殊性,中药材的通用性导致一个原料品种涨价之后伴随而来往往是多个药品的成本上升,联动普涨效应极强。也会导致中成药集采过程中将出现之前集采断供更甚的情况(多个药品同时断供)。

那么问题来了,导致制药企业原料药(药材)短缺最主要的原因到此是什么?把原因归咎于自然因素真的合适吗?

据有关人士推测,之所以近年来因原料药短缺而导致“集采断供”情况不断出现,除了自然因素影响,或许还深层含义蕴含其中。一方面由于制药企业在于上游原料药生产企业合作中,通常采用长时间,固定模式、单一供应商合作,最终导致制药企业在原料药供货商面前话语权不足,面对涨价情况也只能选择妥协。另一方面不少原料药生产企业是制剂生产企业的上游供货商的同时,还是制剂的竞争企业,加上部分厂家原料药本就只作为自家使用。假如不具备原料药优势的企业在集采中以低价中标后,是否会遭到主要原料药及药品生产企业的针对?这一点也非常值得人思考。

毫无疑问,上述的多种原因恰好把矛头全部指向了原料药企,似乎在有意提示我们:解决集采断供的根本在于解决“原料药垄断”问题。

多数药企也逐渐意识到,是否掌握原料药优势将成为其在集采中决胜的关键,针对于此,药品生产企业又将如何未雨绸缪啦?

企业纷纷自建原料药基地及药材基地

目前看来,集采主要规则对原有市场规模较大、上下游产业链控制较稳定的企业较为有利,国家默认强调了企业成本、价格和体量的综合能力。而应对原料药价格、产量等多维度波动,最好的方式无疑是将原料基地掌握在手,或与重点原料药生产企业保持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利益及风险共担,完善供应链管理及成本控制能力。

据有关数据显示,如香雪制药、东瑞制药、前沿生物、北京嘉林、重庆药友、悦康药业、贵州百灵、白云山等众多上市企业早在多年前就已开始着手自建原料药生产基地。

如此一来,对比以往原料药的生产垄断在供应商手中,自建厂房生产原料药,无疑将会打破出此前的原料药垄断,彻底降低原料药的市场价格,这无论是对于国家还是企业都是极大利好。

原料药市场需要:优化审批制度,加大市场竞争

据有关专家表示,原料药之所以能控制住整个药品产业链,原因之一在于其行业竞争力度不足,我国的成品药有1500种原料药,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三家企业可以生产,10%的原料药只能由个位数的企业生产,原料药生产掌握在少数企业的手中。

而企业自建厂房在问题解决上,仍只是解了燃煤之急,关键还是需要想方设法加大行业竞争力度,有关人士认为,这一点上或许因从审批制度上入手,因为原料药企其批文的稀缺性导致不是所有企业都能进行生产,如若之后能对相关制剂(中成药)生产企业放开原料药审批、加大原料药垄断处罚双管齐下,或许才能真正解决原料药短缺导致的断供问题出现,才能真正意义上让集采参与企业毫无顾忌地报价,才能真正意义上让药品价格进一步降低。

总结

药品从来不是单一产业,而是一整个产业链,在集采大环境提倡的终端降价过程中,医院、中间商、生产企业及原料药企作为产业链的一环,更应携手共进,作为产业最上游的原料药怎能独善其身。

总之对症治疗,竞争不足就促进竞争,审批效率不足就加快效率、惩罚力度不足就加大惩罚。快速找到病因,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是!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汇聚医药政策法规、行业资讯、热点新闻、数据分析等,打通医药信息屏障,架起产、学、研沟通最佳桥梁。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