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胰岛素行业终局之战大猜想

来源: 新康界  2021-08-20 A- A+

作者:田青

事件:8月18日,业内流出一份《国家组织胰岛素集中带量采购方案(征求意见稿)》其中指出,国家将在今年9月份启动胰岛素集采相关工作。7月末,国家医保局召开工作座谈会,就胰岛素集采听取相关企业和行业协会意见建议。在经过2020年武汉区域性试点后,胰岛素国家层面集采距离落地仅一步之遥,行业变局近在眼前。本文将重点探讨糖尿病与胰岛素行业背景,以及集采落地对胰岛素行业格局的影响。

一、糖尿病行业空间广阔 但胰岛素行业增速即将见顶

1.1糖尿病的流行病学数据

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DM)是以慢性高血糖为特征的一组异质性代谢性疾病,由胰岛素分泌、作用缺陷所引起,以慢性高血糖伴血糖、脂肪和蛋白质的代谢障碍为特征。

受饮食作息习惯、生活水平和人口老龄化等因素影响,糖尿病在现代人群中的发病率呈现上升趋势。根据国际糖尿病联盟(IDF)统计,2000年全球成人糖尿病患者为1.51亿人,2019年上升至4.63亿人,增长了三倍多。预计2030年将有5.78亿人患糖尿病,2045年这一数字将突破7亿。

我国是全球糖尿病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2019年糖尿病患者总人数为1.16亿人,预计2030年将有1.41亿人患糖尿病。近年来,随着糖尿病治疗意识的提升,我国成人糖尿病疾病知晓率、治疗率逐步提升,但达标率仍未有显著改善,意味着国内糖尿病治疗市场仍有改善空间。

图1:全球糖尿病成人患者(20-79岁)数量与预测值

数据来源:IDF

图2:我国成人糖尿病确诊患者的知晓率、治疗率和达标率

数据来源:IDF,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1.2糖尿病用药数据

1.2.1用药结构

糖尿病可分为1型糖尿病、2型糖尿病、妊娠期糖尿病和其他型糖尿病。临床上以1型和2型糖尿病最为常见,2型糖尿病在全球占比超过90%。

图3:全球各类型糖尿病占比

数据来源:IDF,ADA

目前糖尿病的用药结构包括:口服降糖药、胰岛素制剂和注射药物。

(1)口服降糖药

口服降糖药治疗是基于2型糖尿病的两个主要异常病理生理改变,即胰岛素抵抗和胰岛素分泌受损,多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根据作用机制的不同,主要包括以下几类:

图4:口服降糖药分类

数据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2)胰岛素制剂

胰岛素是人体内唯一能够降低血糖的激素,是调节血糖水平的关键。胰岛素制剂的应用范围广泛,其中:1型糖尿病的主要病因是由于自身免疫对胰岛β细胞破坏后造成胰岛素分泌的绝对缺乏,故1型糖尿病患者需要胰岛素治疗来维持生命;2型糖尿病治疗中胰岛素制剂多用于经口服降血糖药治疗无效的轻中度2型糖尿病,重度、消瘦营养不良2型糖尿病。此外,胰岛素制剂还用于有严重合并症的糖尿病患者,合并妊娠、分娩及大手术的糖尿病患者,与葡萄糖同时输注可纠正高血钾症和细胞内缺钾。

图5:胰岛素制剂适应症

数据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胰岛素制剂的种类众多,根据来源不同,可以分为动物胰岛素(一代胰岛素)、重组人胰岛素(二代胰岛素)以及胰岛素类似物(三代胰岛素),其中三代胰岛素在安全性和有效性上优势明显,能够更好的模拟人体生理降糖模式,降低血糖波动风险,目前已经成为主流用药。根据起效和作用时间长短,可以分为超短效、短效、中效、长效、预混胰岛素。胰岛素制剂最新进展为第四代胰岛素类似物,主打超短效和超长效,模拟餐食和基础分泌,满足患者快速和持续控制血糖的需求。

图6:胰岛素制剂的分类

数据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3)注射药物

除胰岛素外,注射药物主要指GLP-1受体激动剂。GLP-1受体激动剂(GLP-1RA)通过增加胰岛素的生物合成和分泌,抑制胰高血糖素的分泌,主要适用于2型糖尿病,根据来源不同,可以分为人源属性GLP-1和非人源属性GLP-1。常用药物为艾塞那肽、利拉鲁肽、度拉鲁肽、索马鲁肽、利西那肽、贝那鲁肽。

图7:GLP-1受体激动剂分类

数据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1.2.2治疗路径

2020年11月,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更新了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并对药物的推荐等级进行了调整,详细治疗路径如图所示:

图8:糖尿病治疗路径

数据来源: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20年版),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1.3糖尿病市场空间

受糖尿病患病人数不断增长、降糖药物持续研发的影响,全球糖尿病药物市场增长迅速,而国内糖尿病市场增速较全球更快。2015-2019年,我国糖尿病药物市场增速持续走高,而胰岛素市场增速在2017年出现拐点,近年来增速持续下滑,未来胰岛素在糖尿病患者用药结构中的占比将逐渐萎缩,市场规模增速将进一步弱于糖尿病药物整体的增速。

图9:2015-2019年全球及中国糖尿病药物市场增速对比

数据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2020年,我国糖尿病销售终端的市场份额中,传统口服降糖药占比约为52.6%,胰岛素及类似物占比40.3%,中成药及其他占比4.6%,GLP-1RA占比2.5%。对比2017年数据可以发现,以GLP-1RA为代表的新型降糖药物的市场份额在逐渐上升,而胰岛素市场份额下滑较其他品种更快,叠加即将落地的胰岛素集采等政策因素影响,我国的胰岛素市场格局将面临巨变。

图10:糖尿病药品的销售端市场份额变化

数据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胰岛素行业可以用患者人数、治疗率、治疗中使用胰岛素制剂的比例和年用药费用为参考因素,大致测算出未来几年的市场规模变化。2020年糖尿病治疗中使用胰岛素的比例参考诺和诺德公布的全球用药数据,2022年集采实施后,这一比例将有所提升。2020年胰岛素平均单价为81.85元/盒,综合考虑计量和使用频率,2020年年治疗费用为1920元,集采实施后,治疗费用将骤降。可以发现,集采政策影响下,未来几年我国胰岛素行业市场规模将面临腰斩。

图11:我国胰岛素行业市场规模预测

数据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二、胰岛素集采对现有胰岛素行业格局的影响

2.1胰岛素行业“三梯队”竞争格局

我国的胰岛素市场可以概括为“三梯队”竞争格局。第一梯队以原研药厂商诺和诺德、赛诺菲、礼来为代表,他们最早进入中国市场,长期以来在国内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2021Q1合计市场份额超过77%。第二梯队为老牌国产厂商甘李药业、通化东宝、联邦制药,主打产品集中在技术工艺成熟的第二代、第三代胰岛素,以价格优势为武器,逐渐扩大国内市场占有率,最新数据显示,甘李药业2021Q1等级医院内销售额已经超过礼来,市场份额占比晋升为国内前三。近年来生物药研发生产壁垒逐渐下降,越来越多的药企开始逐步进驻胰岛素赛道,江苏万邦、东阳光、海正药业等后起之秀组成了胰岛素行业的第三梯队。

图12:2021Q1等级医院胰岛素市场份额

数据来源:中康CHIS开思系统

在胰岛素行业增幅有限的大环境下,细分品类的竞争十分激烈,导致销售额增长十分困难。截止2021年第一季度,国内等级医院市场胰岛素销量TOP5的品类依次为门冬胰岛素、甘精胰岛素、精蛋白重组人胰岛素、重组甘精胰岛素、精蛋白锌重组赖脯胰岛素,每一品类都有众多厂家布局,其中精蛋白重组人胰岛素布局厂家数量多达6家,分别为诺和诺德、通化东宝、礼来、联邦制药、波兰Bioton和江苏万邦。从每一品类的历史销售额变化来看,近五年来销售额增幅十分有限,竞争最为激烈的精蛋白重组人胰岛素甚至出现销售额萎缩。

图13:近五年等级医院市场胰岛素销售量排名TOP5

数据来源:中康CHIS开思系统

2.2集采政策解读

征求意见稿中,有关竞价和带量规则是市场关注的重点。

· 企业分类

按照报价高低依次将每个分组的中选企业分为A、B、C三类。整组中,报价低的一半企业为A类,报价最高的企业为C类,其余企业为B类。同一组内、同企业不同产品报价为最后两名时,中选产品均归为C类企业。

· 划分采购量

(1)基础量

细则规定,第1名中选企业按医疗机构对其报量的100%带量,其他A类中选企业按报量的80%带量,B类中选企业按报量的80%带量,C类中选企业按报量的50%带量。这意味着小组内报价最低的企业将获得全部的基础量,报价最高的企业将丢失一半基础量。去头去尾后的其它大部分企业差异不大,A类和B类主要靠增量拉开距离。

(2)增量

细则规定,医疗机构通过自主选择将C类中选企业报量的30%,作为增量分配给任意A类企业。对于未中选企业的报量,其80%由医疗机构自主选择将其分配给任意A类和B类企业,并且分配给A类企业的量应超过B类企业。这里的关键在于医疗机构自主选择,并且未中选企业也不是全身而退,会额外损失80%的报量。

· 公平性措施

为防止医疗机构在选择时过于集中,导致企业产能不足,细则规定,医疗机构选量超过每家企业供应中国市场最大产能的50%时,不再开放医疗机构选择该产品,医疗机构可继续选择其他中选企业的产品。

图14:胰岛素集采采购量规则

数据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整体来说,本次意见稿的规则相较以往集中采购和此前的武汉试点规则更加复杂,对于胰岛素企业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企业只有大幅降价才能够尽力保全基础量,如果意外丢标,则可能面临倒扣报量的风险。

2.3集采落地后对三梯队格局的终局猜想

2.3.1产能压力下,第三梯队或集体出局

根据网传集采征求意见稿文件,本次集采将于9月份启动,采购周期为2年。正常药品集采落地时间为3个月,而胰岛素集采落地时间长达2年,主要是考虑到生物制品制备的复杂性,需要留足时间给企业生产。因此,中标厂商的产能和生产弹性将成为关注重点。

结合现有头部企业的产能数据综合来看,第一梯队外企品牌的产能大,生产弹性高,足以应对集采压力;第二梯队国产龙头甘李药业在2020年实际年产量3066.74万支,产能容量超过9000万支,通化东宝实际总产量6090.41万支,产能容量超过1.1亿支,生产弹性同样不低。关键在于第三梯队的新兴小型企业,实际产量小,缺乏短期内快速扩大产能的实力,面对集采将出现进退两难的局面,很可能因为产能无法满足要求而被迫直接退出市场。

2.3.2以单价为线,低毛利率品种或被战略性放弃

征求意见稿规定,本次采购范围为二代胰岛素和三代胰岛素的速效、基础和预混三个类型,这基本框定了现有所有的主流胰岛素。2021年第一季度,国内企业胰岛素平均单价为83.84元/盒,但不同品类的单价区别非常大,如甘精胰岛素的平均单价为180元/盒,精蛋白锌胰岛素的平均单价仅20元/盒。集采落地后,单价高的品种可能面临更大的杀价风险,单价低的品种可能因毛利过低而被企业战略性放弃。

盘点2021年第一季度等级医院销量排名靠前的胰岛素品类可以发现,前14个品类中,单价在80元以下的有9个,集采中标后,即使有量作为保证,但原本就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单价恐怕难以为企业带来更多收入,代表性企业中,诺和诺德、礼来、甘李药业、江苏万邦等相关产品线面临这一问题的挑战。

图15:2021Q1等级医院胰岛素品类销量情况

数据来源:中康CHIS开思系统

2.3.3同一起跑线下,进口品牌多年积累的市占率优势将崩塌

能够扭转行业竞争格局的重要因素有二,一是技术突破,而是行业政策。对于胰岛素行业来说,技术工艺已经非常成熟,行业政策是打破现有竞争格局的关键。胰岛素进口品牌的优势在于进入市场时间早,在国内已经形成了良好的使用习惯,但在主流产品的单价和质量上,国内外产品并没有根本性差异。

武汉试点时胰岛素集采降价幅度超过50%,本次集采细则对大幅降价和报价显著低于市场的公司十分有利,预计将出现降价80%-90%的火爆产品。对于单价普遍较高的进口品牌来说,降价的压力比较大。本土企业中,大型企业有成本优势,能够顶住大幅降价的压力。小型企业由于原本市场占有率就低,很可能出现一降到底的极端做法,但产能不足将成为制约因素。集采政策落地后,进口品牌靠先发优势建立的市占率壁垒将被价格、销量击穿,国产企业有望借机实现进口替代。

2.3.4未中标企业的生存机会在院外零售市场

本次集采规则对未中标企业十分不友好,在损失了80%报量后,留下来的院内生存空间已经寥寥无几。对于这部分企业,院外零售市场是其唯一的出路。2020年,胰岛素在院外零售终端市场的销售额约为51亿元,这部分市场对未中标企业来说是丢标后的首选。

目前,胰岛素院外零售终端销量前五的企业为诺和诺德、甘李药业、通化东宝、赛诺菲和礼来,前四家在胰岛素零售市场的占有率高达87.78%,集采过后这一格局将发生变化。从零售市场各类型胰岛素的市场份额来说,预混胰岛素占比55.44%,长效胰岛素占比30.79%,短(速)效胰岛素占比12.8%,中效胰岛素占比0.97%,因此精蛋白人胰岛素、门冬胰岛素、甘精胰岛素的机会较大,值得未中标企业着重发展。

图16:2017-2021胰岛素院外零售终端市场销售情况

数据来源:中康CHIS开思系统

结语

综合来说,集采政策落地将快速降低中国胰岛素制剂的行业规模,整个行业的发展空间将被压缩。具体到企业,政策对胰岛素行业三大梯队都有利空影响,第一梯队进口品牌利润和市场份额将收窄,第二梯队国产大型企业的市场份额有望提升,第三梯队新兴小型企业可能被迫从院内市场出局、寻找零售市场的发展机会。

胰岛素集采是糖尿病治疗领域的重要事件,其产生的影响十分深远。政策的落地有利于促进胰岛素行业竞争格局重塑,帮助国产品牌实现进口替代,同时也将降低患者用药成本,逐渐改变糖尿病治疗的用药结构。此外,胰岛素作为生物制品的一个细分领域,本次集采落地也为生物制品集采做出示范,进一步扩大国家药品集中采购政策的覆盖范围,为更多患者带来福利。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新康界以最具新意的逼格,用数据、用观点、用案例,全面追踪和捕获健康产业创新精神和行动,从政策分析、战略决策、管理模式、商业模式、产品与市场等各个维度,玩转数据!玩转创新!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