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K首席科学官将离职去研究“长生不老”?新公司有何魔力?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  Crystal Erin  2022-01-21 A- A+

“得人才者得天下”,高度依赖人才的生物医药领域更是如此。人才的流向,也将是未来快速发展的重要方向。

如何吸引人才,如何留住人才,并不仅是Biotech公司们要面对的难题,即使是运转多年的跨国药企同样要面临这一挑战。

1月19日,生物医药领域多家外媒都报道了这样一条新闻:GSK宣布现任首席科学官(CSO)Hal Barron将于今年8月离职,去到一家初创公司Altos Labs,GSK的CSO一职将由医药科学与技术高级副总裁Tony Wood接任。

Hal Barron的离职,也引起了大众对于GSK近况和Altos Labs未来的好奇。

01即将离开的“救兵”

Hal Barron加入GSK已经四年了,是现任GSK CEO Emma Walmsley在新上任时为“挽救”GSK研发管线搬来的“救兵”。但是现在这个“救兵”打算离开。

外媒曾评价,“GSK希望Hal Barron能够复制他在基因泰克和罗氏任职期间取得的成功。”事实上,Hal Barron确实帮助GSK建立了清晰的产品研发布局——继续发挥作为疫苗巨头的优势,以及推动了GSK数十个基因治疗、细胞治疗研发项目的开展。

2018年,GSK与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达成合作,将利用人类遗传学信息研发创新疗法,后者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遗传学/表型数据库之一。通过该项目,GSK建立了超过40个关于基因药物的在研项目。

截至GSK此次公告的日期,Hal Barron自上任以来推动了GSK 13个产品的批准,III期临床注册的数量翻倍至23个,GSK现有产品管线包括了21种疫苗和42药物。

但是管线的扩充,甚至是为GSK做好未来十年发展的计划,并没有带动GSK业绩的显著增长;多项计划的终止,也让GSK感受到压力。而这一切对于投资者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事。

2021年一季度,GSK销售额约为74亿英镑,同比下滑约15%,同时还宣布将放弃DMD的造血前列腺素D2合酶抑制剂GSK3439171和与Immunocore合作的肿瘤学候选药物GSK3537142的I期研发计划。

GSK放弃的肿瘤项目也不仅这一项,2021年1月,GSK宣布与默克合作的bintrafusp alfa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III期试验失败。4月,GSK又宣布已决定停止新型免疫肿瘤学药物feladilimab(GSK3359609)治疗头颈部鳞状细胞癌(HNSCC)的2项临床研究。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JPM大会上,GSK曾将feladilimab列入了其2023-2026年将上市的TOP10潜在重磅药物。

GSK近年在其强势的疫苗领域也表现不佳,Moderna和辉瑞&BioNtech已经依靠疫苗赚的盆满钵满,GSK却仅在新冠疫苗中充当配角——提供佐剂,而非开发自己的新冠疫苗。新冠疫情甚至让GSK业绩下滑,2020年GSK疫苗业务销售额下滑了2%。

当然,也并不能将一个公司波动的原因完全归到一个人的身上,但可以看见的是,Hal Barron承担着不小的压力。

GSK在公告中表示,Tony Wood将接替Hal Barron的工作,完成包括上述23个III期临床以及其他GSK现有管线内的产品研发,而Hal Barron还将继续担任GSK的董事会成员,继续为公司的研发计划提供指导,并承担GSK后续研发的责任,为此他每年可获得20万英镑薪酬。不过,Hal Barron也被要求将其中至少25%的薪酬用于投资GSK股票,直至他从董事会退休。

一面是研发业绩的压力,一面是新生公司的吸引,Hal Barron离开GSK的原因或许并不难推测。

02初生Altos Labs的“长生不老”梦

那吸引Hal Barron加入的Altos Labs又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或许这句“年轻人梦想着有钱,有钱人梦想着年轻”,可以很好地解释Altos Labs成立的原因。这正是一家研究抗衰老,甚至是研究“长生不老”的公司。

2020年10月,在美国加州洛斯阿尔托斯山一处超级豪宅里进行了一项为期两天的科学会议。这栋超级豪宅的拥有者是Yuri Borisovich(尤里·米尔纳),这次会议的组织者也是他。参与会议的是一大批科学家,其中不乏多位诺奖得主。会议讨论的主题是:如何用生物技术让人变年轻?而这次会议的产物便是Altos Labs的诞生。

2021年上半年,Altos Labs在美国和英国注册成立,将利用众多知名投资者投入的30亿美元资金,深入研究细胞重编程技术来开发长寿疗法。

在Altos Labs众多知名投资者名单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尤里·米尔纳和世界首富贝索斯。

尤里·米尔纳这个名字或许听起来有些陌生,但他创立的风投机构DST所投出的项目却是很多人所熟知的:Facebook、Twitter、京东、小米、阿里巴巴等。而他本人也是一位物理学家。2015年7月,他还与斯蒂芬霍金、马丁里斯等科学家一同发起了“突破计划”,共同研究关于宇宙生命的问题。

而贝索斯作为亚马逊创始人和世界首富早已声名远播,而近年发射火箭的“太空旅游计划”更是赚足了话题。而贝索斯对于“长生不老”的投入,也让马斯克讽刺道:“要是不管用,他连死神都得告。”

两大富豪联手投资Altos Labs,更是体现了有钱人追求的“长生不老”梦想。但这样的梦想并不是有钱就可以实现,还是需要通过技术来解决。

技术的诞生与改进,少不了人才。而对于大多数生物技术公司来说,Altos Labs的管理者、科学家团队阵容可以用“奢华”来形容。

Altos Labs管理团队由新任CEO Hal Barron、首席科学家兼创始人Rick Klausner、总裁兼创始人Hans Bishop和首席运营官Ann Lee-Karlon组成。

Hal Barron自然不必多说。Rick Klausner是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前主任,也是知名细胞疗法公司Juno Therapeutics和基因筛查龙头企业GRAIL的创始人和董事。CAR-T细胞疗法也是其研究的主要方向之一。

Hans Bishop此前是GRAIL的CEO,也曾担任Juno Therapeutics的总裁兼CEO。目前,他还是Sana Biotechnology的董事长和Lyell Immunopharma的董事。

Ann Lee-Karlon曾是基因泰克高级副总裁,领导和管理过超过35个药物研发团队。

Altos Labs的董事会和顾问成员名单也十分亮眼。包括:197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David Baltimore(大卫·巴尔)、201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Frances H.Arnold(弗朗西斯•阿诺德)以及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Jennifer A.Doudna(詹妮弗·杜德纳),此外还有AlphaGo的共同发明者Thore Graepel等。

目前,Altos Labs设有三个研究所,分别是西班牙生物学家Juan Carlos Izpisúa Belmonte领导的圣地亚哥科学研究所、2018年突破奖获得者之一Peter Walte领导的旧金山科学研究所以及表观遗传学家Wolf Reik领导的剑桥科学研究所。

这些科学家也因近年来的科学成果而被大众所熟知。如:Juan Carlos Izpisúa Belmonte曾成功设计出“人-猴嵌合胚胎”,并预测人类寿命可以延长50年;Steve Horvath开发出了预测人类衰老情况的“衰老时钟”;山中伸弥则发明了“山中因子”,只需四种转录因子就可以让体细胞重新编程为诱导性多能干细胞(iPSCs),实现“生命逆生长”。

能将如此之多、如此顶级的科学家汇聚在一起,除了“长生不老”这一令人神往的研究课题外,丰厚的薪酬也很难不让人心动。针对部分顶尖科学家,Altos Labs开出了100万美元年薪的价格。此外,还有部分科学家的年薪也是其加入Altos Labs之前工资的5~6倍。

03高管去哪了?

高管的离职并不是某一家公司出现的事,事实上,近年全球制药业人事变动一直都在频繁发生。新生公司对于经验丰富人才的渴望,成熟公司对于新技术人才的渴求,依旧难以满足。

根据Michael Page发布的《2021人才趋势报告》显示,与2020年相比,2021年医药创新行业研发人员需求总体增长计划高达42%,其中生物科技企业的研发人员需求增长计划达到68%。产业的蓬勃发展持续推动对人才的需求,而专业研发人才的供给提升却难以一蹴而就。供求的不平衡造成持续的人才争夺战,甚至出现“一人难求”的现象。

据不完全统计,在2021年发生的258起人事变动中,高管从诺华、礼来、艾伯维等国际药企离职来到Be Biopharma、Tessera Therapeutics等初创公司的事件数超过总事件数50%。

随之呈现的趋势也十分明显:研发、管理人才需求“爆棚”;国际药企为初创公司“输血”;细胞与基因治疗领域变动最频繁。

那么人才会被什么吸引?

根据全球人才招聘公司PageGroup调查显示,中高端生物医药人才在选择公司是主要看这三个方面:

首先,公司的发展前景和完善可行的管线。这是创新药企的核心竞争力,也是人才在选择加入与否时最为看重的因素,因为优秀的产品关系着企业和个人未来的发展走向。

其次,企业的管理和文化。创始人的能力、素质和人品是否能为企业托底?企业的价值观是否与自己吻合?这些都关系着人才入职之后能否尽快展开工作,并顺利融入企业。

最后,是薪酬。中高端人才求职时,薪酬是重要的,但已经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通常情况下,本土企业在提供平均20%-30%的薪资涨幅下能够更好地吸引外资背景人才的加入。

此外,瀚纳仕发布的《2021亚洲薪酬指南》显示,地域也是中高端人才考虑的重要因素。跨国药企高管出于薪酬和管理权限的考虑,通常更有意愿加入本土企业开疆扩土。医疗健康行业80%的受访者表示会考虑本土企业的机会,但对于同等级别的岗位,则会优先考虑跨国企业。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药企

药企

我们提供新鲜全面的药企资讯、药品资讯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