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参之王”紫鑫药业易主“中药国家队”

来源: 蒲公英  2021-10-22 A- A+

近段时间以来,医药行业动作不断。有“人参之王”之称的紫鑫药业实控人将变更,国药药材子公司接盘;景峰医药巨额债务压力下,正准备卖身还债。聚焦主业、促进公司发展或成为企业选择的主要方向。

10月21日,紫鑫药业公司发布《表决权委托协议》和《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公告》两则公告。公告称,国药兆祥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取得公司控制权。

01 中药国家队接盘紫鑫药业

2021年10月19日,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股东敦化市康平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康平投资”)与国药兆祥(长春)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药兆祥”)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根据上述协议,康平投资将持有的公司2.85亿股,即占股本总额22.28%的股份对应的投票表决权委托给国药兆祥行使。国药兆祥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取得控制权。

公司提示称,国药兆祥为国药药材全资子公司。目前国药药材处在股份变更阶段,公司实际控制人待国药药材股份变更后确认。

公司同日公告,康平投资的股东郭荣、刘瑞宝、仲桂兰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将其分别持有的康平投资占股本总额29.5382%、6.3515%、24.2603%的股份对应的投票表决权委托给国药兆祥行使。国药兆祥同步成为康平投资的控股股东。

根据公告,国药兆祥从事大宗常用中药材经营、中药材进出口业务、中药材种植、中成药生产,形成了药材贸易、代理业务、中成药生产三足鼎立协调发展的业务格局。是中国最大、最可信赖的中药原料药供应商之一。

根据天眼查,国药药材的大股东为中国中药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2.05%。

国药兆祥的入主似乎早有迹象。今年4月20日,紫鑫药业曾发布公告,公司与国药兆祥签署金额为3亿元的《原材料购销协议书》。协议签订有利于保障公司原材料稳定供应,对公司生产经营具有积极影响。10月12日,紫鑫药业发布《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被司法拍卖的进展公告》显示,国药兆祥以2649万元竞拍到紫鑫药业无限售流通股1000万股。

对于这次实控人变更,紫鑫药业表示,公司引进具备国有资产及产业背景的控股股东国药兆祥,有利于改善公司经营困境,聚焦公司主业。

囤68亿人参还不起超25亿债

6月15日,紫鑫药业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提到:2014年公司开始进行人参的战略性储备,近年来林下参价格呈上升趋势。但央视记者发现:不论是林下参还是种植人参,价格都在下降。由于近几年人参行情不好,买人参就要亏钱,所以公司只能持“参”观望。

紫鑫药业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公司存货账面价值约为68.39亿元,其中,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高达52.53亿元,绝大部分是人参。但紫鑫药业人参产品的收入占比却并不高,今年上半年,紫鑫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26亿元,其中人参系列产品营业收入为310.1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仅为2.47%。

紫鑫药业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及经营困局。根据其前三季度业绩预告,2021年前三季度归属净利润预计亏损3.05亿-3.5亿元,去年同期亏损2.77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公司表示,2020年-2021年受国内外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影响,其主营业务被严重干扰,导致经营性资金紧张,产品市场份额下降。2021年随着国内疫情形势逐步得到控制,公司生产经营虽得以陆续恢复,但前三季度仍处于恢复期,公司业绩预计亏损。

事实上,紫鑫药业归母净利润自2017年起就开始下滑,并于2020年起开始亏损。年报显示,2017年至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为3.72亿元、1.74亿元、0.7亿元、-7.06亿元。

此外,截至9月15日,紫鑫药业及子公司逾期债务金额合计约为26.23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70.16%,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4.96%。

紫鑫药业的存货周转天数也高得惊人。2019年和2020年的存货周转天数分别达11464天、19987天,2021年上半年甚至攀升至23684.21天,也就是说公司的人参至少要54年才能卖出去。然而,据央视财经报道,在存放条件较好情况下,一般销往药厂的人参最多只能存放5年。

实际上,相对于超25亿元的债务,68.39亿元的存货能否盘活才是重点。此次引入国资平台,是否能给公司带来转机,值得观察。

02 景峰医药两年亏超23亿“卖身还债”

景峰医药巨额债务压力下,正准备卖身还债。

近日景峰医药公布叶湘武及一致行动人拟出让5%股权,同时将剩余13.74%股权表决权委托给洲裕能源,徐欢霞上位实控人。

由此,徐欢霞耗资2.2亿元轻取实控人,不过代价是借4亿元给上市公司还债,并且借款无担保及抵押。深交所火速发关注函,质疑洲裕能源的资金实力。

2014年叶湘武通过运价,将景峰医药作价34.48亿元借壳天一科技上市,六年多时间,仅2.2亿元让出实控权,令人唏嘘。

近两年景峰医药巨亏23.4亿元,账面资金仅1.05亿元,无法覆盖债务,部分担保已逾期。

实控人2.2亿出让控股权

10月13日,景峰医药公告,控股股东叶湘武及一致行动人拟将所持有的4398.87万股(占比5%)协议转让给洲裕能源。同时,叶湘武将其所剩余持有的1.21亿股(占比13.74%)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洲裕能源,有效期为3年且不可撤销。

上述交易完成后,洲裕能源将拥有公司18.74%的表决权,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由叶湘武变更为徐欢霞。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股份转让价格为5元/股,转让价款总计为2.2亿元。以这样低的资金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确实少见。不过上述转让的“附加条件”或是借款,缓解公司资金压力。

而事实上,近两年景峰医药都在甩卖资产还债。2019年开始先后出售景嘉医疗11.25%股权、金沙医院100%股权、慧聚药业63%股权、璟泽生物1%股权,回笼资金6.46亿元。

但即使这样,景峰医药债务压力仍巨大。截止今年上半年末,景峰医药货币资金1.05亿元,但短期借款达7.95亿元,资产负债率72.08%。

品种落选医保,走入困境

2014年景峰医药作价34.48亿元借壳天一科技上市,叶湘武成为实控人。

此后景峰医药先后并购大连德泽药业42.93%股权、慧聚药业33%股权、叶安医院55%股权等,通过并购盈利保持了三年较高水平,不过此后便下滑。

近两年亏损巨大。2019年和2020年景峰医药扣非净利分别亏损9.75亿元、12.96亿元,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3.14亿元,下降44.49%,净利润0.84亿元,下降39.53%,扣非净利亏损0.69亿元。

屡亏之后,景峰医药总资产仅为25.13亿元,两年半下降超一半。同时股价不断下降,从24元高点降至如今4.05元,总市值仅为35.63亿元,相较置入及收购资产已大幅缩水。

景峰医药走入困境,与医药政策影响很大。事实上公司产品品种较多,其中13个药品为独家品种,共有50个品种被列入国家医保目录(2019年版),但主要品种落选医保是直接因素。

此前,景峰医药营销以外包代理模式为主,不过2019年国家药品招投标、带量采购等医药政策密集出台,主要品种参芎葡萄糖注射液未能进入2019年8月新版国家医保目录,另外榄香烯乳状注射液缩窄了临床使用范围。

占景峰医药营收绝大部分比例注射液业务大受影响。2019年注射液业务陡降70.31%,仅为5.31亿元,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分别下降14.52%、17.20%。景峰医药的制药主业从2016年的25.56亿元下降至去年仅7.39亿元,今年上半年制药业务仅为2.58亿元,同比下降52.60%。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药企

药企

我们提供新鲜全面的药企资讯、药品资讯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