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药企半年财报频传:KO药差距超一倍! 辉瑞有望重返全球第一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 一票人马  2021-08-01 A- A+

截至目前,有十多家跨国药企都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的财报,对比2020年,基本上所有药企都恢复了增长。其中,辉瑞因为新冠疫苗大放光彩,同比增长68%;阿斯利康、默沙东两家增幅也都超过了20%。

中国区方面,受集采和创新产品竞争影响,AZ中国区业务增长逐步放缓,同比增长率在全球最低,为此AZ中国一方面多渠道营销,转向零售药房市场,另一方面加速本地化商业合作脚步。其他跨国药企亦是如此,正面临新旧产品过渡的尴尬期,如何在政策高压下完成产品的更新是他们接下来的考题,跨国药企们究竟会如何答题?

01 辉瑞:一半创新一半疫苗,有望重回全球第一

7月28日,今年刚刚更换了全新logo的辉瑞也公布了最新的营收财报。

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辉瑞总收入335亿美元,同比增长68%。其中第二季度营收共约190亿美元,除去新冠疫苗78亿美元收入,营收达到110亿美元,同比增长10%。

强劲增长的影响下,辉瑞将2021全年营收的预期提高至780亿至80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与辉瑞2020年总收入相比增长近一倍,远超罗氏2020年的494亿美元。如若实现,辉瑞或将有望重新争夺全球制药业第一的宝座。

财报中称,Eliquis(阿哌沙班,Q2收入14.8亿美元)、Ibrance(哌柏西利,Q2收入14亿美元)、Vyndamax(Q2收入5亿美元)等辉瑞的创新产品仍然是推动其业绩增长的主要因素,其中价格昂贵的心脏病药物Vyndamax和肾癌新药Inlyta都保持着20%以上的增长率。不过,受专利悬崖临近影响,辉瑞的重磅品种全球首款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的销售持续放缓,2021年上半年美国市场甚至出现了7%的下滑。在国内,齐鲁制药已于2020年末取得了哌柏西利首仿的生产批件。此外,先声药业也已递交了哌柏西利仿制药上市申请。

在生物类似药领域,辉瑞同样增长迅猛,仅第二季度就实现5.6亿美元的销售额。

财报显示,为保持持续的增长动力,辉瑞继续加大创新投入的力度,2021年上半年研发支出高达44.73亿美元。此前辉瑞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其II期临床产品开发成功率达到52%,三期达到85%,远超同行业水平。

如果说创新管线为辉瑞重回NO.1贡献了一半的底气,那么另一半无疑来自疫苗板块。特别是新冠疫苗的爆炸式增长。

辉瑞新冠mRNA疫苗BNT162b2第二季度销售收入达到78亿美元,环比增长123%,2021年上半年累计销售额113亿美元,预计全年将实现约335亿美元的收入。仅相隔3月,相较辉瑞第一季度的预测便提高了约75亿美元。

辉瑞财报中还披露了接种第三针新冠mRNA疫苗BNT162b2后的临床研究数据:与接种完第二剂疫苗后相比,第三剂疫苗针对B.1.351变异株的中和抗体提高了15-21倍,针对野生型毒株的中和抗体提高了5至10倍,针对对Delta变种根据年龄段的不同中和抗体滴度也有5至11倍以上的增长。辉瑞表示正在与美国监管机构进行讨论,希望最早在今年8月获得关于追加第三剂疫苗接种的紧急使用授权(EUA)。除了新冠疫苗,在mRNA领域辉瑞还涉及流感、罕见病和癌症、内科疾病等的管线。流感疫苗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新冠mRNA疫苗之外,辉瑞疫苗产业管线的重磅品种13价肺炎链球菌结合型疫苗Prevnar 13(沛儿13)同样表现出强大的销售实力,2021年上半年收入约27亿美元,依旧稳坐全球最畅销的疫苗产品之一。2021年7月,辉瑞宣布美国FDA已批准Prevnar 20(肺炎球菌20价结合疫苗)上市,这是该公司现有肺炎球菌疫苗Prevnar 13的升级版。

在重回第一的路上,中国作为其在新兴市场的核心组成部分,所占的分量无疑也在加重。2020年,辉瑞共有三款创新药在中国获批上市,医保谈判中也有4款产品成功中标或续约。

经过15年的发展辉瑞中国研发中心也成为其全球布局中重要的研发枢纽。辉瑞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陈朝华此前曾对E药经理人表示,“为了加大加快在中国的投资,加速新药上市,辉瑞中国研发中心设立了‘两个80%’的战略目标,即到2022年,实现中国参加80%以上的全球早期以及关键三期临床试验,其中至少80%的参与项目将做到在国内同期申报。”

02 AZ中国业务增长放缓

7月29日,中国第一大跨国药企阿斯利康公布2021年上半年业绩。财报显示,总收入为155.4亿美元,同比增长23%;在扣除新冠疫苗的贡献后,2021年H1同比增长14%。

其中,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在总收入中的占比最高,达到35%,超越了美国市场的31%。但中国市场规模与欧洲持平的同时,同比增长率在全球最低,仅为11%。

“中国的增长放缓是毫无疑问的,”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 Pascal Soriot 在电话会议上告诉投资者。财报也解释了增长放缓的两大原因:一是带量采购和医保谈判导致的药品落标或降价;二是中国国产仿制药和创新药争夺市场份额。

一位分析师表示,目前 AZ 年销售额超过 10 亿美元的老产品,正在受到中国集采的影响。包括胆固醇药物瑞舒伐他汀钙、抗凝药替格瑞洛和胃酸倒流药物埃索美拉唑都因此受到了影响。例如,替格瑞洛新兴市场销售额在 2021 年上半年按固定汇率下降了 40%,至 1.8亿美元。

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王磊也坦言,在过去2~3年间,集采已经成为“相当大的挑战”。对此,AZ采取多渠道营销,转向零售药房市场,以减轻招标亏损的打击。此外,AZ也一直在努力签署本地商业化协议。

但是,AZ面临的竞争并不只是仿制药。例如:豪森药业正在寻求批准其第三代 EGFR 抑制剂阿美替尼用于新诊断的 EGFR 突变非小细胞肺癌。而AZ的旗舰 EGFR 抑制剂奥希替尼刚刚被列入中国医保的一线治疗报销范围。

AZ 认为在中国有增长机会的另一个领域是罕见病。去年该公司宣布以 390 亿美元收购了罕见病巨头亚力兄制药,他们认为中国罕见病的增长速度很可能会快于世界其他市场。”

王磊也指出,可以先将亚力兄的投资组合引入中国的粤港澳大湾区。最终,阿斯利康希望通过与中国相关部门合作,共同探讨关于“如何以合理的价格将罕见病药物纳入全国医保范围”的指南,来塑造市场。

03 默沙东:K药仍是“当家花旦”,HPV疫苗增长迅猛

7月29日,默沙东公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第二季度营收约114.02亿亿美元,增长22%。其上半年总收入220.29亿美元,同比增长12%。

默沙东的主要业务包括制药和动物健康两大部分。其中,制药业务上半年业绩达192.18亿美元,同比增长12%;动物健康贡献了28.9亿美元。

从其主要业务收入中不难看出,Keytruda依旧是默沙东的“当家花旦”。今年上半年,Keytruda销售收入为80.7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3%。去年,Keytruda全球销售额达到143.80亿美元。在“得适应证得天下”的局势下,Keytruda目前已在全球获批近30个适应症,囊括一线、二线及多线治疗。

除了肿瘤药物外,默沙东依靠的另一重磅产品是Gardasil 9(HPV疫苗)。今年上半年Gardasil 9/Gardasil累计营收达21.51亿美元,同比增长23%,其中第二季度贡献了12亿美元,同比增长88%。

今年上半年默沙东重磅产品业绩增长主要是因为去年COVID-19疫情多款产品销售受影响,随着疫情逐渐受到控制,其业绩有所回升。

此外,和辉瑞一样,默沙东也对仿制药和部分业务进行了剥离。2021年6月2日,默克完成了从其女性健康、生物仿制药和建立品牌业务的产品剥离,成立了一家新的独立上市公司Organon & Co (Organon),所以这些业务的业绩并没有归入到这次的财报中。

中国业务中,默沙东中国上半年贡献了16.32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2.8%。其中PD-1抑制剂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商品名:可瑞达®)今年上半年获批了治疗结直肠癌新适应证和新的剂量方案(400mg每6周一次)。新的剂量方案意味着患者可以减少给药频率,节约了更多时间和治疗费用。除了销售业绩有所改变外,默沙东的高管团队人员也有所变动。今年5月,默沙东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总裁罗万里(Joseph Romanelli)离职默沙东,并在今年7月担任箕星药业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成员。

04 BMS:O药“后劲不足”,CAR-T新药遇产能瓶颈

7月28日,百时美施贵宝(BMS)公布其2021年第二季度业绩。其中Q2营收117.03亿美元,同比增长16%;上半年总收入为227.76亿美元,同比增长9%。

BMS主要业务分为肿瘤学、血液学和免疫学三大领域。其中,Revlimid(来那度胺)以61.46亿美元、Eliquis(阿哌沙班)以56.78亿美元、Opdivo(纳武利尤单抗)以36.3亿美元的销售贡献位居前三。Yervoy(依匹木单抗)以26%的增长成为“新黑马”,为BMS贡献了近10亿美元的销量。

同为PD-1的Opdivo,近几年的表现不及默沙东的Keytruda。今年上半年,Keytruda完成80.78亿美元的销售额,是Opdivo的2.2倍。而在适应证方面,Keytruda拿下三阴性乳腺癌的同时,BMS撤回了Opdivo针对肝癌的适应证。适应证上的接连失利,也反映在了Opdivo的销售上。

除了这些“常年悍将”外,BMS今年3月获批的靶向BCMA的CAR-T细胞疗法Abecma也在大家的关注当中。自获批以来,Abecma在今年第二季度的销售额达到了2400万美元。与此同时,Abecma也面临着其他获批的CAR-T细胞疗法同样的问题:产能不足。

BMS首席商务官Chris Boerner表示主要限制产能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针对每一个患者的制造位置不足,另一个是病毒载体短缺。目前这两个问题将成为BMS下一阶段关键性战略部署。

在中国区业务中,BMS全球在2020年制定了全新的中国战略,命名为“中国2030战略。BMS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总经理陈思渊此前在采访中说:“在这个战略之下,BMS对中国做出了长期的承诺。未来5年内,BMS计划在中国引入近30个创新产品或适应症,多数具有潜力成为相关领域的‘首个’或‘最佳’产品,同时中国研发及商业团队的员工数量将超过目前的两倍。”

05 GSK:变革中如何突破

近日,葛兰素史克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在第二季度,GSK一改往日颓势,表现出强劲的销售,营收达到 81亿英镑,同比增长6%(上一季度表现为同比下滑18%)。

变革是GSK几年中持续的关键词。2021年6月,GSK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宣布,GSK计划在2022年年中之前通过分拆的方式将消费者保健业务剥离,专注于疫苗和特药。2021年Q2财报显示,消费者保健业务实现营收22.92亿英镑,同比减少4%,约占总营收的28.32%。而制药和疫苗业务分别贡献42.29亿英镑、15.71亿英镑的营收,同比分别增长3%和39%。

由于医保等压力,6年前,GSK上一任总裁通过“换子”计划购买了诺华的OTC业务成立合资公司,以及部分疫苗业务;与此同时,诺华以160亿美元收购了GSK的肿瘤业务。

这是第一换。第二换发生在2018年,GSK又通过“换子”计划购买了辉瑞旗下的消费保健品并成立合资公司,到2019年8月顺利完成了交割。

原以为GSK正向一家消费保健大公司走去。但到2021年时,突然来了个“转身”,宣布正式拆分OTC业务。其实早在2018年底,当肿瘤免疫崛起时,GSK也按捺不住,斥资51亿美元收购了Tesaro获得了PARP抑制剂尼拉帕利。随后又通过一项37亿英镑的合作协议顺利跻身PD-1赛道(获得了一种靶向PD-L1和TGF-β的双功能融合蛋白,代号M7824)。

今年最新财报显示,其肿瘤板块同比增长了+69%(按CER:固定汇率),其中尼拉帕利销售额为9800万英镑,按CER增长38%;BCMA靶向疗法Blenrep在去年8月获批后今年Q2销售额达到了2.14亿英镑,增长34%。

肿瘤领域也不全是好消息。公司宣布停止其第二阶段的Moonstone研究,该研究是针对尼拉帕利和葛兰素史克的PD-1 抑制剂 Jemperli的组合,用于治疗无已知 BRCA 突变的铂耐药性卵巢癌女性。今年1 月,葛兰素史克的M7824在一项关键的后期试验中失败。上半年,dostarlimab 和 feladilimab 等其他癌症候选药物也遭受了挫折。

其在疫苗上优秀的增长,也无法掩盖其在新冠疫苗上的缺失和明星单品——带状疱疹疫苗的销售不如预期。数据显示,其带状疱疹疫苗Q2销售额为 2.95 亿英镑,按固定汇率计算增长1%,低于普遍预期的3.31亿英镑。

在中国,GSK正推动其消费保健品业务,并在上半年与京东健康达成战略合作布局数字医疗,与淘宝大学成立研究院来推动亚太区数字化人才培养。产品方面,GSK用于治疗双相情感障碍新适应证以及艾滋病治疗药物纷纷在中国上市。值得关注的是,今年GSK在上海设立了全国商业营运中心,继续扩大开放。

06 赛诺菲:再战mRNA

7月29日,赛诺菲也发布了其2021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赛诺菲第二季度净利润为87亿欧元(约103亿美元),同比增长12.4%。其2021年上半年总营收共计173亿欧元(约205.7亿美元),同比增长0.9%。

赛诺菲主要业务收入来自制药、疫苗和消费者保健业务。其中,制药业务上半年收入为132亿欧元(约156.9亿美元)、疫苗业务收入为19.4亿欧元(约23亿美元)、消费者保健业务收入为22亿欧元(约26.1亿美元)。

赛诺菲在第二季度三大业务板块营收逐渐恢复,但由于第一季度表现欠佳,所以整个上半年的表现与2020年上半年差不多。

在赛诺菲的财报中,将第二季度的增长归功于治疗成人中重度特应性皮炎的Dupixent®(度普利尤单抗)和疫苗。Dupixent销售增长达57%,第二季度达到12.43亿欧元(约14.78亿美元),上半年销售收入达到22.9亿欧元(约27.23亿美元)。

疫苗方面,受脑膜炎疫苗增长的影响,赛诺菲疫苗收入上涨5.5%。虽然很早之前就已经布局mRNA疫苗,但在疫情中赛诺菲并未发挥先发优势。对于这样的现状,赛诺菲选择继续加大投入。今年6月,赛诺菲宣布成立mRNA疫苗“卓越中心”(mRNA Center of Excellence),目标是在2025年将至少将6款候选疫苗送入临床,并计划每年斥资4.76亿美元投入研发。赛诺菲疫苗业务部门赛诺菲巴斯德全球负责人Thomas Triomphe表示:“这笔巨额投资清楚地表明我们已经参与到下一代疫苗的开发竞赛中。”

在中国业务中,赛诺菲在今年6月对大中华区进行了架构调整。原赛诺菲普药全球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兼中国区总裁贺恩霆及赛诺菲巴斯德中国区总经理张和平将成为相应部门大中华区负责人。贺恩霆此前接受E药经理人的采访表示将会重振中国市场,并在销售渠道方面进行新的布局。贺恩霆说:“我们看到整个渠道发生了很重要的变化,在过去的市场的变化当中,零售这样的渠道变得更为重要,也成为了很多患者首选去购药的场所。我们在内部建立了一支非常强劲的,在业内也是极为领先的团队,能够将更多的药品带到零售渠道。同时,不仅是在大城市,赛诺菲也有一支在行业非常领先的县域市场团队,能够在县域市场打造非常深厚的基础,并且为县域医务工作者带来高质量的医疗教育。”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药企

药企

我们提供新鲜全面的药企资讯、药品资讯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