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中国大型医疗机构的虹吸现象逐渐严重, 资源垄断,好的医生、信息和系统都“锁”在其中。 前几年国家放开医生多点执业,但是没有信息平台和工具,医生无法得到病人以往的历史记录和检测结果,行医困难。基层医院医生更是缺乏最新的医学知识共享和专家指导,分级诊疗的推进举步维艰。 百洋医药集团董事长付钢表示, 由政府主导参与,建立同时服务多家医院的第三方信息平台,是积极推动分级诊疗的一副“药方”。

付钢是医学科班出身,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的他最早被分配到当时的北京铁路总医院工作,一年后,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体制,进入丽珠集团。2005年,已经是丽珠集团副总裁的付钢又决定从零开始,创立百洋医药,并逐步覆盖医药、地产、投资领域。从这一系列决定和作为,就可以看出付钢的魄力和行业远见,以及他对医药产业的信仰和深耕的坚持。

过去几年,百洋医药又前瞻性地投入到医疗数据平台、 互联网医疗,付钢自信地定位自己是 “医生中IT做得最好的,IT行业中最懂医的”,因其拥有600位专业工程师——是中国医疗行业里面IT人员最多的企业,以及上百项软件专利和著作权,两家IT专业高科技企业,投入研发了像患者诊后管理工具‘易复诊’、移动医疗APP‘掌上医讯’、人才评价智能化服务体系‘易格在姆EXAM’、网上药店‘百洋商城’、专业医学教育服务平台‘慧生信’等系列产品。2016年又选择IBM的LinuxONE构建“菩提医疗云平台”,建设“物联网云医院”。

所以,今年百洋医药集团旗下的百洋智能科技成为Watson Health(沃森健康)中国地区的战略合作伙伴,引入Watson for Oncology并非偶然。而IBM选择与百洋合作,也是认准了百洋知道怎样把一个新工具恰当的切入到现有医疗系统流程,比如肿瘤治疗过程中。

中国医疗和IT结合度低   体量小

所谓医疗应用级的人工智能,是人的智慧经验、医学知识与技术结合的产物。中国在人工智能的技术层面机会非常多,比如做算法,做结构性数据。同时,中国也有很多一流的医生,医疗水平与国际化接轨,但是中国缺什么呢?为什么没有做出像Watson Health这样的应用级产品呢?

付钢分析,首先,中国的医疗与IT的结合并不高, 中国医院信息化程度整体还比较低。而这源自于中国 医院的体量普遍较小——最大的医院市值不到一百亿人民 币。进行IT化建设需要花费大量资金,而美国医院大多拥 有大财团及大型保险公司的支持,体量特别大, 因此具备建立完整信息的能力。其次,一些医院投资数亿元建立数据平台,但在行业中看,还是在做条块分割,建立信息孤岛。中国很多大型医院都希望自己的医疗数据沉淀在自己手中,但如果每家三级医院都有一个“私有云”数据库,数据不做分享,政府提出的分级诊疗是根本无法推行的。

因此付钢提倡医疗行业“混合云”观念,公有数据放 在第三方平台,基层医疗机构可以开放使用,同时也能向大 型医院提交疑难病例,帮助转诊和补充具有学术 价值的数据。 “让第三方信息平台来分解任务,才能实现分级诊疗,医疗资源真正合理优化配置的目标。”

医院信息化 提升数据解读力

在过去二十年里,中国每年都有上万人参与临床试验,数据是全球共享的。一些企业想要垄断数据,其实就像要垄断空气一样,是不可能的。大数据时代,数据就像空气,无处不在,想用数据建立壁垒的这种思维方式是不了解互联网的表现。

付钢认为,目前中国真正做医院信息化的公司很少, 但这却是未来趋势,全世界最大的软件公司已经从去年 开始全力推动云服务,以前买一个软件很贵,现在用云 技术,一次性付钱很少。关键是这将促进行业间内部的数据流动和深度挖掘,在数字化应用层面具有深远意义。

除了现代医学信息,中国人还拥有一门老祖宗留下来的医学技 艺——中医,将中医药信息化数据 化智能化地传承创新,是中国人更加向往的趋势。 西医数字化程度比较高,由于其影像、血液信息等都是数字 的表达,那么同样 中医望闻问切收集起来的信息当然也能形成 数据,只是还需要时间慢慢探索。

另外中药的治疗原理与西药完全不同,但付钢乐观表示,“能研究西医理论就能研究中医,重点是要组织专家对数据结构做认真研究和实践转化,中药智能化的实现应该不会太远。”

人工智能 重塑医疗行业样貌

当下中国医疗面临着很大的机遇,政府在不断完善政策,医院持续转型升级,医生不断学习,患者个性化医疗需求日益增加,这些因素都在“呼唤”信息化智能平台的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在医疗领域也正在逐步趋向成熟。医疗信息平台及人工智能技术不仅对于国家分级诊疗有着完善作用,对病人、医生和行业的方方面面都有益处。

2017年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首次提到了“人工智能”的字眼, 政府对人工智能的发展高度关注, 强调要加快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和转化,将从国策高度去推动人工智能的落地应用。2月国家卫计委也发布了四份医疗领域应用人工智能的规范标准,从国家层面鼓励人工智能在辅助诊断和治疗技术等应用领域的发展,同时为 AI医疗的规模化应用提供的基础保障。

付钢认为,首先 患者将成为信息共享、人工智能最为直接受益的群体,目前智能平台在医疗领域一直处于加速发展状态,它可以为患者 识别疾病风险、提供个性化的护理计划和自我管理机制、优化医疗流程等。疾病诊断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综合患者个人行为、习惯、心理因素等信息做出判断,尤其是癌症患者,早期发现 病灶显得更为重要。智能技术可以基于个人的基因信息分析,提供更好地建议来改变个人生活习惯,成为人类真正的健康管家。

其次对于医生来说,人工智能就是一个感性的“超人类大脑”,它可 以学习常人穷极一生都无法学习到的经验、文献、案例 、医学影像等知识,还可以快速提取这些数据、基于证据匹配出最为精 准的治疗方案,并用自然的语言告诉医生他想要知道的一切。“因此可以说 ,医生已经从冷兵器时代进入到热兵器时代,人工智能带来的工具将成 为医生智力的延伸,每个医生都有希望开‘外挂’ ,将丰富的临床经验与理性的判断相结合,大大提升诊疗能力并加速成为新时代需要的全科医生、智能医生。借此,中国医生将全面步入‘人机合一’的智能医疗时代”,付钢说。

而对于整个医疗健康产业而言,人工智能正在重塑整个行业的样貌,未来新型 智慧诊所、新药研发、医疗机构建设、医生培养等方面都将得到广泛的应用。以新药研发为例,人工智能的发展极大地减少了新药研发的时间,它教会计算机基于以往成功的案例和数据预测必要的试验和分析药物的化学成分,加快研发进程。

在移动互联时代,大数据是最好的天然资源,尤其在移动智能设备广泛普及的今天,人工智能将为医疗带来前所未有的变革;加之国家政策的推动,消费升级的需求,人工智能将使得中国的智慧化医疗迈入实质应用阶段。

寻求报道或推荐采访线索,请联系:010-61934050-818(820),邮箱:editor@med.sina.com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