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申华琼的照片,每一张都格外自信明艳,犹如一泓清泉,透露着端庄稳重、睿智机敏的优雅气息。在道家学说里,上善若水,从善如流,随缘而安,这用来形容本期女主人公再恰当不过,作为中国临床药物研究的传道者,她用如水般的品质将她的人生、事业和家庭都经营得分外美丽。
从意外学医到复合型医生、从临床药物研究者到制药人,申华琼的职业生涯就是如此地与“医”和“药”融合在一起,也正是这种融合,让她为中国的药物研发带来了新视角。
当年,申华琼一心想学“领导中国科学春天”的生物技术或计算机专业,结果阴差阳错地开始了医学道路,甚至赴美深造,获得印第安纳大学生命科学博士学位,并成为了有处方权的执照医生,还通过了美国精神心理学和神经病学委员会专科认证。
然而,此时,她却暂缓了从医的步伐,在获得了国际糖尿病基金会专项研究基金的博士后研究的资助后,选择了继续深入研究,紧接着,她又获得两个博士后研究资质,继续深造临床药理和精神药理,前者师从世界著名的临床药理专家David Flockhart,后者由礼来公司和印第安纳大学联合资助。
在此期间,她还在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里担任临床医生的职位。这样的培训及经历为她成为“复合型”人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美国做医生,让她接触和治疗了社会上不同文化背景层次的人。她时常会放下饭碗,牺牲睡眠去帮助华人病人及家属。即使如此,她还是感到纯临床工作的局限。这也是促使她走上临床科研的动力。
此后申华琼一直一手抓临床,一手抓研究,作为临床医生的同时,她又在礼来公司从事临床药物研发,这符合她给自己的“复合型人才”的定位。
2005年,已经是惠氏医学主任的申华琼开始往返于中国和美国之间。那时候,在中国少有人懂临床试验,CFDA也刚开始把注意力放在这个新鲜事物上。申华琼代表跨国企业在中国帮助建立全球同步临床试验机构,做了不少专题研讨会和GCP培训。
2009年,惠氏被收购,变更为辉瑞旗下全资子公司。申华琼作为少有的几个留下来并得到重用的全球临床项目负责人, 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开发及建立亚洲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上,特别是为了当时辉瑞强生合作的老年痴呆单抗药的开发,她的脚步遍布韩国、新加坡、台湾、香港印度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她常说,“我们这些海龟的独特之处是了解两边(中国与欧美),最可以起到搭桥的作用”。这样的生活,她乐此不疲。
申华琼博士,强生医药中国开发中心总负责,副总裁,获得印第安纳大学生命科学博士及医学博士双学位,2014“国家千人计划创新人才”专家。
她曾在美国礼来、惠氏、辉瑞担任高管,负责中国及全球临床研发10多年。曾获国际糖尿病基金会科研基金奖,发表30多篇国际论文。连续多次获“美国最佳精神心理医生”荣誉、惠氏杰出领导奖、辉瑞优秀员工奖、SAPA优秀服务奖等。
2011年被辉瑞派回中国负责亚洲全球临床研发。2013年作为首席医学官加入恒瑞医药,建立创新药临床团队,成功开拓及布局了在澳洲及美国的同步临床研发。2015年加入中国强生。
此外,她还曾是中美医药协会(SAPA)副总裁,中国药物临床评价研究专业委员会委员, 印第安纳州华人医生协会会长等。新近更是当选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研发核心工作组的副主席。
在跨国企业,最能展示一个公司实力的在于它的临床开发。成功的药,90%的花费应该在临床开发上,中国在过去却较集中在临床前期。对临床开发的布局,难度及投入十分不足。申华琼的使命感油然而生,她立志为中国新药的临床开发做点事, 这样中国病人也能更早地用上最好的新药。
最初几年由于少有在中国做过全球化研究,外国公司不愿意在中国投入人力物力,药监局过去的政策也不十分理想,申华琼要不断从中斡旋。“我把辉瑞一个单抗治疗年痴呆的项目带过来,把准备的战线拉得很长,多中心临床工作从韩国开始启动,再到新加坡、台湾、香港,最后中国。在这个过程中, 公司决策人也看见了中国的潜力,中国的临床人才也得到了培养,公司也就开始有了投入的兴趣了。”之后申华琼干脆被辉瑞公司派回作为中国临床的负责人驻扎在中国。
回国后,申华琼开始真正接触国内研发的核心问题,感受到中国药企在发展中对具有国际研发经验人才的迫切需求,申华琼于是去了中国医药创新先锋企业恒瑞医药,两年多的时间,她亲手打造了一支临床的精锐部队,多次在FDA 递交IND成功并在美国领导开展了first-in-class的一期项目,后又把恒瑞的PD-1临床试验送到澳大利亚, 为促成和美国Incyte 的高价合作立下功劳。
与此同时,申华琼还活跃在FDA,CFDA的培训和一些非官方的会议中,她愿意去帮助企业提高对临床的重要性的认识,愿意以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去教他们如何建团队,如何和医生沟通, 如何从战略上布局临床开发。在中国做临床研发是很辛苦的,除了要在高层布局,还要能挽起袖子亲自干活,发现问题一追到底,直到解决。以她的资历,还经常带着下属到一线与中国医生专家沟通。用科学与专业的底气和耐心尊重的态度与他们交流以达成共识。这时时意味着在办公室外长久的等待甚至忍受委屈。“但为了把试验做好,这些都是值得的。”

谈到家庭,申华琼就洋溢着幸福感。如今,已是临床领域专家的她事业无疑是成功的。她常常会被认为是“女强人”,但她总是纠正:“我其实是Family first的”。 她认为自己真正的成功之处在于生活与工作的平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是成功的重要标志之一。
如她自己所言,多年来,申华琼对于工作上所做的调整,都是以家庭为中心的选择,“我一直是跟着我先生走。最初在美国礼来总部工作得很顺利,但因为先生想到东部去,我也去了东部的惠氏。早几年也有中国的机会,但大女儿还没上大学我不能动。后来大女儿上了哥伦比亚大学,先生先一步回中国工作,我便在2011年底带着小女儿把全部家当都搬过来了。”尽管回国之前,美国也有不少公司给了很好的工作机会,但申华琼还是认为一家人在一起更重要,便接受了辉瑞派她常驻中国的任务。“刚回来还想着过几年就回去,但现在越干越有劲,也不想去算回去的日子了。”
作为一个女人,她多年的打拼没有以牺牲家庭为代价。两个女儿快乐健康的成长,她也一直陪伴着父母。“我出差很多。但总是及时完成工作赶紧回家。周末有活动,都尽量带着家人。我的父母都八十多岁了,还很健康,‘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人生的遗憾,如果不能够与家里人及朋友分享乐趣,成功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