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工业:在加入赛诺菲公司之前,倪彬晖在美国及亚洲地区(新加坡和中国)拥有 20 年在国际多元文化环境中丰富的医药研发经验,以及在管理及商业开发经验。他曾在世界 500 强企业任职高级科研与管理职位,包括礼来 (Eli Lilly) ,科文斯 (Covance),葛兰素史克(GSK)等公司。

在赛诺菲公司的六年期间, 倪彬晖率先在中国筹建了赛诺菲全球研发战略及对外合作团队,并成功将业务发展到整个亚洲地区包括日本,中国,韩国,新加坡和澳洲。他负责实施跨国巨头公司在亚洲及中国地区的对外合作业务战略包括药物研发、 技术转让、 许可和业务拓展、风险投资等并取得显注的成功案例。

学术记事:在科研领域中,倪彬晖博士曾在 “科学” 及 “美国科学院院报” 等 40 多本国际著名刊物中发表文章并在美国及新加坡诸所大学担任客座教授。

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教育背景下,从小喜欢绘画艺术的倪彬晖高考时原本考了文科艺术院校,最后选择了重考理科生物系。在本科从南开大学生物系微生物专业毕业后,他另辟蹊径,前卫地报考了由中科院院长童第周和美国坦普尔大学牛满江教授刚发动成立的由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的中科院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发育生物学在当时是非常小而精的研究领域,而倪彬晖也成为研究所的第一届研究生。那时,从微生物专业转型成动物分子生物学,是很大的跳跃。

“我们实验室开空调的话,全中关村都要停电”,倪彬晖博士自豪地回忆到,早在1982年,中科院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就已经达到了全封闭实验室的标准,里面的仪器设备甚至领先于国际水平,先进的理念和科研技术为倪彬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完成了首次在中国成功克隆牛的生长激素基因及在E.Coli中的表达。而后,他在前往多伦多大学以全额奖学金获得分子药理学博士学位后,又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获得全额访问学者奖金并进行临床药理学的博士后研究工作, 师从当年美国国立神经学研究所 (NIMH)所长Steven Paul 博士(后来他成为美国礼来公司研发部门的总裁和掌舵人),医药研发生涯杨帆起航。

在这个念头生根发芽的时候,一次展会上的经历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波。一次会议中他发现“一个头发花白的科学家,衣冠整齐,直立地站在他Poster前面一个角落里,展示他生僻的学术研究成果,Poster前却没有一个人关注,作为礼貌,我上前看了半天这个研究领域,我唯一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研究恐怕他再生几世都没法看到他的成果对人类生活有何重大影响。”于是,虽然有很多争议,在基础和应用研究重要性上,倪彬晖博士笃定了要将学术研究和应用必须要结合起来的强烈念。

在博士后的阶段, 倪彬晖博士有两种选择,一是继续儿时的梦想,像父母一样当个大学教授,走基础学术研究道路,另外一个就是走向学术研究和应用相结合的工业界。当时,也有包括Steven Paul博士等很多大科学家们也逐渐开始走进具有研发能力的大型跨国制药企业,何去何从,倪彬晖博士面临选择。但真正让他确定走向了工业界是美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的发育生物学家James Ebert博士,曾经是美国美国科学院和卡内基(Carnegie)研究院院长,发育生物学家的教科书的作者。在一次私人晚宴中,倪彬晖与教授谈及面临的选择,本以为身为大学著名教授的他会对工业界有偏见,结果却大吃一惊,没想到Ebert博士大力支持还强力推荐:“当我年轻时,学术界对工业界的科研水平不屑一顾,而现在不同了……很多和人类生命息息相关的研究在工业界更上一层楼”,这一席话对倪彬晖博士最终走向工业界确定了方向。

这之后,他先后在世界 500 强企业任职高级科研与管理职位整整22年,包括礼来 (Eli Lilly)(资深科学家和Action Group Chair)、科文斯 (Covance) (中国区总经理)、葛兰素史克(GSK)(全球神经萎缩疾病部总监)等公司,也创办过自己的公司。努力地践行着要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和工业结合起来的理想。在Lilly期间, 他和百忧解(Prozac)的发明者David Wong博士共同工作过,当时百忧解曾多年名列全球销售榜第一名,亲眼看到百忧解(Prozac)为全球成千上万病人解除痛苦,挽救无数的生命,这深深地打动倪彬晖博士,让他真正理解到能够切实地治病救人这种成就感远远大于纯粹苦心孤诣地在论文上勇攀高峰。

以前辈们为榜样,倪彬晖博士和团队努力在药物的开发上下功夫,20多年功夫不负有心人,也成功将早期研发的几种化合物在不同治疗领域(中枢神经疾病,癌症)送进临床研究阶段,其中两个新药已在临床三期 (中枢神经),两个在临床二期(癌症)。他期待着这些药有一天也能像百忧解一样能为天下的病人解除痛苦,挽救生命。但同时他也深谙药物研发的艰辛,药物开发成功机率很低,其中的一个药已在临床三期夭折。

然而转型不仅意味着工作角色的转变,还有工作方式,甚至工作态度的转变。

坚决果断、说干就干,R&D决策者和执行者的身份早已形成了倪彬晖博士一贯的做事风格。

但BD不仅不能直接拍板干事,做任何事都需要多方游说和斡旋,才能真正达到目的,这成为资深R&D倪彬晖博士的转型障碍。

在适应BD角色的过程中, 倪彬晖凭借着自己20 年在国际多元文化环境中丰富的医药研发经验,以及在管理及商业开发经验,显然现在已经对BD工作得心应手。他目前是跨国医药巨头赛诺菲公司全球研发战略及对外合作副总裁、亚洲/太平洋地区负责人,在赛诺菲公司的六年期间,他率先在中国筹建了赛诺菲全球研发战略及对外合作团队,并成功将业务发展到整个亚洲地区包括日本、中国、韩国、新加坡和澳洲。他不断地拓展的自己的事业版图,挖掘更多有生命力的研发成果。

目前国内BD市场需求大,但却人才紧俏。此次同写意下江南,相聚常州武进论道BD,近400位参会代表齐聚一堂共话医药BD总监从优秀到卓越。倪彬晖作为翘首以盼的资深BD在会上亮出十八般武艺,为参会代表传道授业解惑。

在这个专业术语满天飞的论坛上,真可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倪彬晖博士的报告为大家答疑解难:“不管什么途径,要成为一个卓越BD,必须稳扎稳打,练好基本功。”倪彬晖博士感慨到,医药BD路漫漫,BD将来的路还要朝着公司的整体战略和发展规划方向发展,这也是他目前正在践行的道路。

在画家姑姑启蒙下,倪彬晖从小开始接触素描、钢笔画、油画,这个兴趣爱好一直伴随着他成长。回国以后,倪彬晖开始重拾绘画爱好,绘画从那时起俨然成为他生活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对他而言,绘画不仅能够发现、捕捉、记录生活中的美,还能让他从繁忙的工作中解脱出来,在提高生活品质的同时又能放松身心。

从绘画风格上来讲,倪彬晖最喜欢印象派,如克洛德·莫奈;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文森特·梵高等。他自己对色彩也比较敏感,喜欢鲜艳的颜色,曾创作了海之蓝系列(美丽的圣地亚哥和夏威夷),这与他个人开朗的性格有关。

而他目前创作的作品中,主要以钢笔画和油画为主。在他看来,钢笔画是速写,经常在开会间隙、出差等车的闲余片刻临时起意,就可随手作画,记录当时的景象;而油画则需要反复推究,精心打磨,耗费一些时间和精力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