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老了独生子女该怎么陪?8成受访青年期待社会支持

来源: 中国青年报 Thu Sep 06 14:16:49 CST 2018 A- A+

父母老了,作为独生子女的我该怎么陪

86.8%受访青年期待陪护父母得到更多社会支持

资料图:一位北京家长和孩子。中新社发 张浩 摄

独生子女一代的父母纷纷步入老年,一些甚至已是高龄老人。目前,各地区陆续出台带薪护理假,以方便子女陪护老人。不过独生子女陪护老人、为老人看病依然面临许多困境,比如人手不足、距离远,尤其是“双独”的情况,照料老人的压力更大。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名18~35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1.1%的受访青年担心无法陪护父母,没时间(68.1%)和人手不足(50.7%)被认为是陪护父母的主要困难。86.8%的受访青年期待社会为年轻人陪护父母给予一定的支持。

参与本次调查的青年中,来自一线城市的占27.3%,二线城市的占50.8%,三四线城市的占18.7%,城镇或县城的占2.2%,农村的占1.0%。受访青年中,独生子女占78.3%。

91.1%受访青年坦言担心陪护父母问题

在湖南吉首上大学的田灿(化名)对记者说,虽然自己还在上学,暂时没有陪护照顾父母的压力,但是作为独生子女,每当看到新闻或者一些影视作品中提到有关养老和陪护父母的内容,她还是会感到有压力。

郭香香(化名)是北京某高校博士生,今年年初,她的外公生病了,由家人轮流照顾。“我妈妈和她的3个兄弟姐妹一起照顾老人都很不容易,当时我就想以后我一个人要怎么照顾爸妈”。

调查显示,91.1%的受访青年担心无法陪护父母,其中29.9%的受访青年表示非常担心。交叉分析显示,受访青年中,独生子女(92.6%)对这个问题更加担心。

西安某高校青年教师魏文(化名)表示,随着父母年纪越来越大,自己也更加担心陪护父母和养老的问题。“现在他们来西安帮我装修,和我住在一个城市,以后他们有可能会回老家。老人年纪大了,我很担心他们一旦生病要怎么陪护他们,尤其是经历了我外公生病去世,就更加担心这个问题了”。

家住江苏海安的韩伟(化名)眼下就面临着非常严峻的陪护长辈的问题,“我公公肝和肾都有问题,目前依靠昂贵药物维持,要定期去大医院复诊,一去就是三四天。我妈妈心肺功能不好,慢阻肺,依靠呼吸机辅助。家里还有爷爷奶奶需要照顾。赡养和照顾两代老人的压力都在我和爱人身上,好在我老公工作比较自由,不要坐班,陪老人检查、陪床等都是他。”韩伟说,目前她最担心家中老人生大病。

调查显示,没时间(68.1%)被受访青年认为是陪护父母的最主要困难,其次是人手不足(50.7%)。其他问题还有:没有足够的经济收入(47.5%),离家远(42.1%),医疗和护理资源缺乏(25.8%)和老人异地医保难报销(14.4%)等。

“80后一代的父母年龄大概在65岁左右。他们目前没达到高龄老人的年纪,还属于比较年轻的老人,主要需要子女在心理上给予陪护。但再过几年,就会需要生活上的陪护照顾。对于子女来说,这种压力会更大。”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分析,独生子女的父母年老后,对孩子生活上、心理上的依赖更大,对于独生子女来说陪护的压力也就更大。

58.4%受访青年希望企业增强对员工的人文关怀

韩伟一直在考虑陪护父母和养老的问题,“我们是80后,父母接受不了去养老院之类的机构,我们也不会这样做,顶多就是请保姆在家照顾。但我们这一代观念就不太一样,想以后去养老院,尽量不给子女添麻烦”。

调查显示,为了陪护赡养父母,53.2%的受访青年会定期让父母体检,预防和提早发现疾病,53.4%的受访青年会寻找适合的养老或护理机构,52.5%的受访青年会理财,预留足够的资金,32.8%的受访青年会与父母住在一起,不让父母“空巢”,26.2%的受访青年会定期休假回家陪伴父母。

调查中,86.8%的受访青年期待社会对年轻人陪护父母给予一定的支持。

韩伟希望能有一些减轻年轻人养老经济负担的政策,“比如医保报销、异地结算、农保等,这些政策力度再大点就好了”。

“如果以后我父母需要我陪护,我能轻松请假就很不错了。”郭香香了解到,很多地方推出了独生子女陪护假,她希望能够落实好这项政策。

魏文觉得现在人们对保姆、护理的需求很多,但是这个行业还存在着不少问题,他希望家政行业可以实现产业化、规范化的发展,以减轻年轻人照顾父母的压力。

缓解年轻人陪护父母压力,58.4%的受访青年希望企业增强对员工的人文关怀,准许请假陪护父母,53.1%的受访青年建议建立独生子女家庭养老补贴制度,48.2%的受访青年建议落实独生子女护理假。其他建议或期待还有:依托社区力量,发展养老机构(44.8%),规范养老产业的发展(35.9%),完善老年人社保异地对接(28.4%)和营造尊亲尊老的社会氛围(18.4%)等。

张宝义分析,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子女和父母可以更好地沟通联系,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心理层面的陪护压力。但对于独生子女一代来说,单纯依靠子女个人来完成陪护父母和父母养老问题是行不通的。“因此我们提倡通过社会化的力量来实行集体化、成品化和规模化的养老。这并非是让老人都去住养老院,而是在家中、在社区中形成一种规模化的养老”。

张宝义认为,需要从大的规划角度,将住宅建设、市场和社会组织、医疗卫生等统筹规划,形成一个养老体系,比如建立电子档案通讯网络,及时了解小区老年人的情况。“在日本,一些家庭的马桶上装了感应器,如果老人一天都没有去卫生间,那么子女在手机上就会收到提示。”张宝义认为,通过社会化、规模化养老体系的建立,可以进一步缓解和分担独生子女的陪护和养老压力,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和照顾下一代上,进而完成历史性的人口转移。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孙山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博健康养生微博
查看更多长寿秘籍、养生视频、健康福利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养老观察

养老观察

关注养老动态,关爱老年生活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