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判断失误!妇幼医疗领域投资存在诸多“陷阱”

来源:财新健康点  Mon Sep 10 11:01:28 CST 2018 A- A+

作者:汤晨

导读:妇幼领域作为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医疗服务细分领域,过往投资一直较热,但是随着全面二胎政策效果不及预期以及外部消费环境的走弱,投资人对定位中高端的民营妇幼医疗领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反思。

中国妇幼医疗领域的投资人或许是最有意思的一批投资人:一方面他们用真金白银寻找行业的优秀投资标的、展示乐观预期,另一方面,他们对行业现状的反思和警示却可能是所有投资人中最为激烈的。

9月7日,春田医管发布了《中国妇儿医疗机构白皮书》投资部分的内容(中国非公医疗机构投资模式解读)。这份白皮书显示,无论是自建、收购、财务投资乃至政府合作的PPP模式,社会资本进入妇幼医疗领域均存在着诸多“陷阱”,现场分享观点的道彤资本、长岭资本、国药资本等诸多投资人也传递了类似信号。

收购效果不及预期

此前健康点也曾报道过,仅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底就有19家上市公司直接布局了妇幼专科医院领域。但与口腔、眼科这类专科医疗机构相比,妇儿类医院的扩展速度要慢很多。存在投资回报周期长,短期内无法高速扩张、人才缺乏等诸多难题。

由于妇儿医院的高投资、长回报期,单纯的财务投资机构一般存续期不够长,自然在这方面的涉猎不会特别多,也相应会对投资标的更挑剔。而上市公司布局妇产儿医院,有可能出于战略的转型(地产公司或传统行业转型),也有可能出于战略的规划和布局(医药公司等)。

《中国妇儿医疗机构白皮书》指出,尽管妇儿医院一直被炒得火热,但由于市场上大多数妇儿医院仍为莆系,可选择的收购标的并非如想象中多,多数公司集团选择了自建。这一结论也与之前健康点对上市公司进入妇幼医疗领域路径的分析统计一致。

▵健康点统计整理

收购对要进入医疗服务领域的上市公司或者大规模扩张的医疗集团来说是相对容易的方式。但是由于收购医院涉及到种种复杂和不可预期的因素,再加上市面上能够被收购的标的有限,真正在做妇儿医院收购的上市公司或医疗集团也并非想象中多。

例如悦心健康(002162)曾在 2017年6月公告拟发行股份购买分金亭医院、 同仁医院、建昌中医院三家医院 100% 股权。此次估值最高的分金亭医院前身是泗洪县分金亭职工医院,是一所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 并非中高端妇儿医院。分金亭医院拥有妇幼医院、肿瘤医院、儿童医院(全部资产、负债、权利与义务已由妇幼医院承接,该院已注销) 3 家子公司。

悦心健康本希望通过此次重组,获得区域性医疗实施平台,并引入“台式医疗”服务概念,但是根据悦心健康在 2018 年 5 月 发布的公告,此次重组已经终止。

又如安科生物(300009)于 2014 年 5 月出资 2750 万元受让北京惠民康健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惠民中医儿童医院 55% 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但2016 年 2 月,安科生物就发布公告称,由于收购以来惠民医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公司与首都医疗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签 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惠民医院 55%股权以 2475 万元转让。 截止 2015 年 6 月 30 日,惠民医院净资产为 -25.55 万元。2014 年、2015 年上半年,恵民医院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 2055.96 万元、 949.84 万元,对应的利润为 -318.74 万元和 -396.45 万元。

对上市公司来说,收购医院存在着种种风险和不确定性,即便收购成功也可能因为资本无法等待医疗漫长的收割期或者不懂得医院的经营管理而再次转手出让。

自建周期长 投资退出难

相比收购,自建为多数上市公司进入妇儿医疗的首选方式。但是自建的投资成本最高、盈利周期最长。

根据《白皮书》的统计和梳理,虽然自建为多数上市公司进入妇儿医疗的首选方式。但是自建的投资成本最高、盈利周期最长。数据显示,自建妇儿医院的投资回报期可长达 6-7 年。根据行业规律,经营情况较好的妇儿医院真正开始产生利润的时间,从投建至盈利,至少需要约 3-5 年。

《白皮书》显示,自建妇儿医院多数定位为中高端,试图与公立医院展开错位竞争,城市选择主要集中在二线城市,其次是一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的数量相对不多。对医院的投资金额多数维持在一亿元左右。

▵ 图片来源:中国妇儿医疗机构白皮书

除了自建,也有不少资本对妇幼医疗领域进行了战略财务投资。但是效果喜忧参半。比如2016年11月,泰康集团斥资约12亿元收购和美医疗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和美医疗”)26.44%股份,成为其股东之一。但是和美医疗在港股市场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目前市值仅为16.4亿元,且上周刚刚公布的半年报还出现了2500余万元的亏损,泰康集团的这笔投资不可谓吃了一记“闷棍”。

有投资人坦承:对供需判断存在失误

2016年中国开始实施全面二孩政策,这一政策支持了投资人未来对妇幼领域美好前景的判断。但是两年多时间过去,这一政策的反思和讨论愈发频繁。

比如全面二孩的政策及产业效应被高估。虽然中国从2016年起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但近两年的出生人口远低于预期。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出生人口比上年减少63万,比之前卫计委预计的最低预测还要少300万。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的第二年,出生人口就出现如此幅度的萎缩,反映了生育意愿的低迷远超预料,以致于全面放开生育的政策呼之欲出。

一个可能致命的情况是:二胎政策放开后,不仅民营资本大举进入妇幼领域,公立医院也大举扩容,妇幼医疗行业竞争明显加剧。2016年到2018年,仅仅在北京,公立医院的产床数量增长30%,就在《白皮书》发布的当天,上海著名的三甲的妇幼专科医院——中国福利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简称“国妇婴”)奉贤院区建设正式启动,这一院区占地100亩,拥有500张床位,预计在2021年投入使用。

如果加上民营医疗的同期增长。有投资人坦言,作为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医疗细分领域,妇儿医疗的竞争已经到了剧烈甚至恶化的程度。

一位希望匿名的妇儿领域的投资人直言:民营医疗生存的关键是能形成差异化竞争。但是在大多数地区,随着公立医院水平的提升,特别是特需医疗的壮大,民营医疗在妇儿医疗服务等体验上的差异化竞争已然成为“伪命题”。

此外,这位投资人还表示,妇儿医疗领域的“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在北京的妇幼医疗领域,民营中高端大概可以占据10%-12%的市场份额,但是这一市场份额仅仅够三家左右医疗机构瓜分,“第四家就很困难”,而在二线城市,“大概只有两家能活下去”。

比如8月29日公布半年报的新世纪医疗(01518),虽然在儿科、妇产科依然实现了双位数增长,但上半年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减少48%。

而不少资本所青睐的儿科诊所,这位投资人也持相当谨慎的态度:儿科诊所的“护城河”没有儿童医院高。我认为儿科诊所应该是在儿科医院体系下建立的分级诊疗体系的一部分。儿科诊所的跨城复制相当困难,诸多儿科诊所的投资者未来的退出也会是一个大问题。

现状也的确如这位投资人所言,类似唯儿诺、睿宝、卓正等在妇幼领域口碑较好的连锁诊所,通常都是“重仓”一个城市。比如睿宝儿科的五家诊所全部位于上海,卓正医疗则深耕广深地区。

道彤资本创始合伙人孙琦认为,未来妇幼医疗领域的机会可能依然在“头部用户”,这部分用户对生育政策、消费市场的外部环境变化不那么敏感。

不过孙琦依然看好未来妇幼领域的投资前景:今年几乎所有的基金募资规模都在快速下降。“地主家也没有余量,很多GP都转向了美元资本”,但是在妇儿领域的投资我们没有放缓。

卜艳|责编

原标题:妇儿医疗投资人反思:竞争近乎恶化,我们对供需判断存在失误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健康点,财新传媒旗下医疗健康新媒体,用财经视角和新媒体思路解读医疗健康产业。我们秉承财新基因,立足医疗健康,借力互联网,关注并连接从医到药的产业力量。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