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K、TEVA、Merck、Sanofi在2018JP摩根大会上说了什么

来源: 新康界  Thu Jan 11 14:14:05 CST 2018 A- A+

作者:林嘉敏

作为全球健康产业与资本融合的盛会,JP Morgan引领着全球大健康领域的发展与投资风向。几乎所有大型医药企业都会在会上向全球投资人公布发展策略,而优质初创生物医药公司、技术平台则寻求资本碰撞的机会……

今年的JP Morgan以一笔价值11亿美元的交易拉开帷幕,Celgene宣布收购初创公司Impact Biosciences,获得赛诺菲公司的一个废弃物——血液肿瘤产品Fedratinib,预计交易金额最高可达70亿美元。

此外,诺和诺德正在寻求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收购要约;Shire对外宣布希望将神经系统业务和罕见病业务分离开来,有可能独立成两家公司;而武田公司此前就进行了两笔更大的交易。(详情点击《武田很忙!溢价将合作伙伴收入麾下,再攻阿尔兹海默症》)

GSK:组建“梦之队”

自去年春天,Walsmey接管GSK以来,公司股价已下跌近9%,Walsmey正设法从世界顶级企业,如谷歌、诺华、梯瓦等招揽人才,并且已经将GSK 近40%的高层管理换血。

早前,GSK从竞争对手阿斯利康“挖来”Luke Miels以领导制药业务,任命罗氏和Calico资深员工Hal Barron担任首席科学官。

除了聘请Miels和Barron,GSK还请来了诺华两位资深管理层:Tobias Hestler和Christine Roth分别接管消费业务首席财务官和肿瘤业务。Lisa Martin抛弃梯瓦成为GSK的首席采购、Tony Wood离开辉瑞加入公司的研发团队。

GSK还创造了首席信息官的职位,并聘请了沃尔玛前首席信息官Karenann Terrell担任该职位,负责在数据分析和云计算中使用新技术来加速药物开发,前谷歌的首席信息官Marc Speichert则担任消费者部门的首席信息官。

Walsmey称,对新“梦之队”抱有乐观的看法。

采访中被问及GSK是否会考虑通过收购辉瑞的非处方药业务,来进一步支持消费保健品部门时,“我们当然不会多付。”Walsmey表示,“坦率地说,我们不需要做这笔交易。我们的第一要务是我们的制药业务,而我们真正的重点是为下一波增长建立管道。”

Vertex:2018年是买是卖?

Vertex公司计划在2018年做一些交易。

JP Morgan大会上,Vertex的CEO Jeffrey Leiden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寻找可以补充其囊性纤维化产品的资产。为此,该公司准备了约20亿美元现金用于交易。Leiden对外称,除了囊性纤维化产品,Vertex还计划做一些交易。

上周,分析师Leerink表示,除了孤儿药生产商Alexion,Vertex公司是2018年最佳的生物制药公司之一,很可能会成为收购目标。业内人士一度认为吉利德科学公司可能是资方,但这个生物技术公司已经收购了Kite Pharma,似乎已经不太可能。

Sanofi&Regeneron:追加10亿美元

赛诺菲和再生元计划将1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两个新的药物中,包括PD-1药物Cemiplimab和严重湿疹药物Dupixent。

赛诺菲和再生元对Dupixent有着很高的期望,但双方并未对外透露在Dupixent上的花费细节。作为首个被FDA批准用于治疗特应性皮炎的生物制品,Dupilumab的销售额预期可达到41亿美元(2022年)。

2017年9月,dupilumab的临床研究数据显示其在哮喘上有治疗作用。目前公司已经提交了补充生物制剂许可申请(sBLA)。同时Dupilumab还在开展鼻息肉、慢性阻塞性肺病、嗜酸性食管炎等适应症的多项临床试验。12月,赛诺菲公司更新了投资者的“Dupixent计划”,表示Dupixent有望成为在多种疾病中具有巨大商业潜力的关键增长驱动力。

Teva:不用担心,还会精简架构的

Teva正在推进一项削减成本的计划,该计划将撤掉14000个工作岗位,由此引发了以色列全国范围的劳工抗议活动。

会上,梯瓦新CEO Kare Schultz用一个词回应了30亿美元的成本削减计划:结构。

Kare Schultz透露,未来梯瓦将继续大刀阔斧精简架构。“将三分之二的管理层都拿出来,简化整个业务。”

“Teva过去专注于在仿制药业务,以为收益最大化就能实现盈利最大化”Schultz说,“但在我看来,这并不管用,我们该做的是最大限度提高营业利润。”

Merck:药价压力不会更糟糕了

由于2015年一些备受关注的争议引发了公众的抗议,默克公司及其生物制药同行面临着价格上涨的阻力,默克公司的CEO Ken Frazier周一在JP Morgan举行的年度医疗保健会议上表示:“尽管我们将继续看到价格上涨的压力,但我没有看到任何来自公共机构或私人支付机构的任何压力。”

不过Frazier指出,这确实给了默克增加了交易的灵活性。在税制改革之后,许多行业观察人士预测,2018年将带来新一轮的并购浪潮。两年来,先是等待美国大选的结果,然后是税收改革,导致医药行业在大型并购活动上基本上保持沉默。现在,根据Frazier的说法,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

被问及是否认为行业将有大合并时,Frazier表示,他相信的条件是正确的,但默克公司”将继续专注于创新,而不是合并,作为我们的战略。”

Lilly:我可不那么认为哦

默克公司CEO在会上称价格压力不太可能更糟糕了。但礼来公司CEO David Ricks却不这么认为。Ricks周二在大会上表示,该行业需要正面应对定价问题,并不断指出制药公司对科学的贡献。

Lilly希望采用怎么样的解决方案?Ricks提出了两个方法:以价值为基础的药物定价,以及向患者提供折扣。目前,在支付者和制药公司之间的激烈谈判中,患者并没有从中受益。

礼来公司是在12月下旬或新年伊始实施价格上涨的大型制药公司之一。根据MediSpan PriceRx的数据,这家制药商将其上市价格上调了1.5%至9.91%。其中,抗抑郁药Cymbalta、抗精神病药物Zyprexa和骨质疏松症等药物的价格涨幅超过9%。

会议期间,很多讨论都是关于税收改革的。不少制药商认为,它是伟大的,但是否会在2018年导致更多的交易或股票回购,还有待观察。

原标题:最新!GSK、TEVA、Merck、Sanofi在2018 JP摩根大会上说……

资料来源:FiercePharma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新康界以最具新意的逼格,用数据、用观点、用案例,全面追踪和捕获健康产业创新精神和行动,从政策分析、战略决策、管理模式、商业模式、产品与市场等各个维度,玩转数据!玩转创新!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