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专访 | 葛兰素史克:跳出CAR-T,研发多发性骨髓瘤新药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Wed Jun 13 16:48:08 CST 2018 A- A+

近几年,CAR-T疗法已在肿瘤学领域掀起了一场风暴,该类疗法在治疗血液系统恶性肿瘤方面展现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强劲疗效,并已成功吸引多家制药巨头和生物技术巨头对该领域进行投资,不过,仍有一些巨头明显缺席,其中就包括英国最大的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SK)。不过,GSK仍希望成为这类疾病领域具有竞争力的企业。目前,该公司正在开发靶向BCMA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GSK2857916,来对抗当前红极一时的CAR-T疗法。

在广泛称赞CAR-T的同时,GSK肿瘤学负责人Axel Hoos坚信,该公司的ADC药物具有多个优势,例如有能力扩大生产规模,满足商业销售以及向患者提供药物,而不像已上市的两款CAR-T产品Kymriah和Yescarta那样需要复杂的制造工艺和治疗方案。

Axel Hoos笑称,“CAR-T就像兰博基尼,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我们在某个时候有意识地选择了ADC而不是CAR-T,只是认为ADC是达成这一目标更快的一种方式。

扩张

CAR-T生产商已在晚期淋巴瘤和白血病领域获得了一些成功,目前正在试图闯入规模相对较大的多发性骨髓瘤(MM)领域。而BCMA的靶向机制不大可能被想要开发更简单抗体疗法的药物开发商忽略,其中包括GSK、阿斯利康和再生元

之前,GSK的产品GSK2857916不大为人所知,直到去年11月获得美国FDA的突破性药物资格后,才被行业关注到,并于之后的一个月在美国血液学会年会(ASH)上公布了阳性数据。EvaluatePharma分析师们对该药的共识是:2024年的销售额或将在14亿美元。这使其成为GSK管线中期望值最高,同时也是所有靶向BCMA的管线项目中预期最畅销的资产。GSK2857916不同于这一类药物中的其他顶级竞争者,它们都试图利用B细胞成熟抗原普遍存在于恶性浆细胞表面的这一特性产生中和性免疫应答

新基在CAR-T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包括从Bluebird Bio引进bb2121,同时拥有Juno的JCARH125。此外,诺华也在ASH上公布了其CAR-T产品的临床数据;强生最近也宣布启动JNJ-68284528的I/II期临床项目,这源于该公司与中国CAR-T黑马——南京传奇生物科技(Nanjing Legend)价值3.5亿美金的合作,并基于后者的LCAR-B38M。

第一代CAR-T的缺点集中体现在制造问题以及从患者身上抽取细胞到向患者回输细胞消耗的时间,这意味着有些患者在等待自体疗法制造的过程中病情发生了进展。但随着CAR-T行业的发展,这些缺点会逐渐减少。Axel Hoos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CAR-T的商品成本会变得更便宜,变得更具可规模化和持久性,而当我们设计下一代细胞时,它们将会变得更具竞争力。当前,抗体更容易规模化,更易于开发和市场化,而且在与CAR-T进行较量时更可能会赢。

治疗应答 vs 开发速度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GSK不能从Bluebird、新基及其他企业的进步中学习。Axel Hoos指出,如果Bluebird的关键性临床研究正在迅速入组患者,这标志着该公司的生产制造能满足需求。此外,更新的疗效数据也会为GSK提供一个可以比较和匹配的目标。

Bluebird在ASCO年会上公布的bb2121数据显示,接受最低1.5亿个细胞治疗的患者,客观缓解率(ORR)达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80.6%,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1.8个月,缓解持续时间为10.8个月。但这是以频繁的不良事件为代价,包括63%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和33%的神经毒性。不过,Bluebird反驳称,CAR-T是一次性治疗产品,只有在输注时才会发生毒性,而不是每次给药时都重复发生。

Axel Hoos认可bb2121的积极结果,认为这款CAR-T疗法确实具有更高的应答率,但持久性目前仍还不能比较,但还是有一些毒性仍是CAR-T所特有的,这不同于采用抗体治疗时所观察到的情况,这些毒性在下一次治疗时看起来是比上一次要好,但对CAR-T的远景仍然没有改观。

ASH年会上的数据显示,GSK公司的GSK2857916在I期临床中的应答率为60%,中位PFS为7.9个月,中位缓解持续时间尚未达到,但副作用更多只与眼睛有关,包括视力模糊、光敏感度和干眼症。

目前,GSK和Bluebird都在积极朝着开展关键性临床研究前进,当然,主要的挑战是要超过强生的MM药物Darzalex在横跨多线治疗方面所达到的高度,但迄今为止,两家企业都仅在重度预治疗的患者中获得了数据。Axel Hoos称,GSK已制定了首个关键性临床研究的协议,正在等待首批患者入组。预期是在2019年底公布数据的基础上,在2020年向市场推出这个产品。

与此同时,GSK将开始测试其药物与MM标准护理药物Revlimid或Velcade及地塞米松联合用药以及与免疫疗法联合用药。这些将从II期临床开始,关键性临床将于2019年启动。

如果GSK真的成功的在2020年将GSK2857916推向市场,这将是该公司自Mekinist和Tafinlar在2013年上市以来的首款抗癌药(后两个药物在上市仅一年后就作为成熟肿瘤学业务出售给了诺华)(新浪医药编译/newborn)

文章参考来源:Asco interview – Glaxo steps out of the CAR for a multiple myeloma search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国外药闻、药企最新动态第1时间出炉。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