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生菌或许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有益

来源: 生物谷  Tue Sep 11 10:04:48 CST 2018 A- A+

从巧克力、腌菜、洗手液,再到婴儿配方奶粉,我们在很多东西中都能发现益生菌的存在,而且人们常常会购买很多益生菌补充剂来帮助增强消化道的健康,但近日刊登在国际著名杂志Cell上的两篇研究报告中,研究人员发现,传说中的益生菌或许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有效。

通过对人类肠道进行一系列实验,研究者发现,很多人的消化道会抑制益生菌的在其胃肠道内的正常定植,此外,通过摄入益生菌来平衡抗生素或许会减缓正常肠道菌群和肠道基因表达回归至自然状态。来自魏兹曼科学研究院的免疫学家Eran Elinav表示,尽管目前很多关于益生菌背后的研究资料都具有一定的争议性,但目前人们对益生菌给予了大量支持,我们就想通过研究来确定诸如我们在超市买的益生菌是否会像想象中在机体胃肠道中定植,以及这些益生菌是否会对机体宿主产生任何有益效应,研究者发现,很多健康的志愿者实际上会对这些益生菌出现耐受,即这些益生菌无法在其体内定植,这就表明,益生菌或许并不应该被普遍认为是一种万能的“一刀切”补充剂,相反,应该根据每个人机体的不同情况来摄入。

此前的研究中,研究人员也提出了类似的问题,他们利用患者的粪便来作为胃肠道微生物活性的代表;在第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招募了25名参与者,首先让参与者进行内窥镜检查以及结肠镜检查来确定参与者机体肠道区域的微生物组基准水平,其中有15名志愿者被分为了两组,第一组参与者摄入了通用型的益生菌,而第二组参与者则摄入了安慰剂,随后两组参与者进行第二轮的内窥镜检查和结肠镜检查,来评估其在接受治疗2个月后体内微生物环境的改变。

研究者发现,益生菌能够在某些人群的机体肠道中成功定植,称之为“持续存在者”(persisters),而在其他人群中,作为“抵抗者”(resisters)的肠道微生物组却会将驱逐出去;此外,这种持续和抵抗模式能够帮助确定在既定的个体机体中,益生菌的使用是否会影响其机体天然的微生物组和机体的基因表达,研究人员还能够通过检测机体的基准微生物组水平以及肠道基因表达的特性来帮助预测个体是“持续存在者”还是“抵抗者”。

研究者还发现,粪便或许与体内微生物组的功能只存在一部分相关性,因此此前很多研究依赖于粪便来指示体内的微生物组或许会给很多人产生一定的误导;研究者Segal说道,尽管所有摄入益生菌的志愿者在其粪便中都出现了益生菌,但仅有一部分志愿者会在肠道中存在益生菌,这才是其真正所需要的;如果某些人能阻止益生菌定植,而有些人会允许益生菌定植的话,我们所摄入标准益生菌的益处或许并不像我们此前认为的那样普遍,同时本文研究结果也强调了肠道微生物组在驱动不同人群机体中特定临床差异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第二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质疑是否患者摄入益生菌后能够帮助中和抗生素的效应,因为他们经常被告知在患者接受抗生素疗法后需要再重新植入肠道菌群,随后研究人员招募了21名志愿者,他们将志愿者随机分为三组,第一组为“观察并等待”组,研究者让这些参与者机体的微生物组自行恢复,而第二组参与者摄入第一项研究中所使用的相同益生菌,第三组参与者则利用自体粪便微生物组移植策略进行治疗,即在其接受抗生素疗法之前收集粪便,以此作为疗法进行治疗。

当抗生素疗法结束后,标准的益生菌就能够在第二组参与者机体中轻松定植,但让研究人员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发现,这些益生菌的定植会在接下来几个月里抑制宿主正常的微生物组及基因表达特性回归至正常状态,相比而言,接受自体粪便微生物组移植的参与者则会在数天内恢复机体原始的肠道微生物组以及基因表达特性。研究者Elinav说道,目前人们普遍认为益生菌是无害且有益于每个人的机体健康,而本文研究结果则表明,在与抗生素一起使用时,益生菌可能会带来潜在的副作用,而且会对个体的健康产生长期不良后果,相比较而言,用机体自身的微生物来补充肠道或许能作为个体化的自然疗法来逆转抗生素对机体带来的影响。

最后研究者Segal说道,本文研究结果或为我们理解益生菌对机体是否有益提供了新的视角,其实在很多情况下益生菌似乎都是无效的,我们应该根据不同个体机体的具体情况来选择是否适用于利用益生菌来改善其机体健康。

参考资料:

Niv Zmora, Gili Zilberman-Schapira, Jotham Suez, et al. Personalized Gut Mucosal Colonization Resistance to Empiric Probiotics Is Associated with Unique Host and Microbiome Features. Cell, 2018; 174 (6): 1388 DOI: 10.1016/j.cell.2018.08.041

Jotham Suez, Niv Zmora, Gili Zilberman-Schapira, et al. Post-Antibiotic Gut Mucosal Microbiome Reconstitution Is Impaired by Probiotics and Improved by Autologous FMT. Cell, 2018; 174 (6): 1406 DOI: 10.1016/j.cell.2018.08.047

本文来源自生物谷,更多资讯请下载生物谷APP(http://www.bioon.com/m/)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综合资讯

综合资讯

即时更新医药相关资讯,打造及时、鲜活资讯平台。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