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丨17种谈判抗癌药进院难的原因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 一票人马、梁建  Mon Oct 15 11:09:15 CST 2018 A- A+

在17谈判品种出炉之后,有人说“院内能买到算我输”,为什么?他的判断依据是什么?

10月10日一大早,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了《关于将17种抗癌药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

此后,有关医保谈判及17个品种成为了当天的刷屏,各种解读也纷至沓来。E药经理人也就此进行了分析报道,不过,让人吃惊的是,留言更多的关注是院内能否购得到谈判品种。

其中,一位叫“@先锋”的网友留言称“院内能买到算我输”;而“@韩润”的读者留言表示,“涉及医保报销,确实可能会出现院内不进货,毕竟每家医院,医保就拨那么多,你肿瘤全用了,其它科室还活不活了?”

对于“@先锋”的留言,“回答之前的问话,医院肯定是能买到的。”一位“@子木”的网友给出了回答,“因为谈判药品纳入目录等政策原因导致医疗机构2018年实际发生费用超出总额控制指标的,年底清算时药给予合理补偿,并在制定2019年总额控制指标综合考虑谈判药品合理使用的因素。”

其实,关于进入医保之后,无论是通过药价谈判进入的,还是带量采购,最终都是要能够惠及患者,但最大的担心这些药品能不能最终被医院和医生接纳,去使用,因为过往的经验显示,确实存在药品在降价之后,在医院购买不到问题。

对于这种担心,10月11日,国家医保局举办组建以来首次媒体吹风会,不仅对药价谈判相关情况进行了解读。会上表示,抗癌药进入医保目录只是第一步,针对广大人民群众最关心的如何真正落地、患者能够使用。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疗组牵头人熊先军介绍说,国家医保局已经制定了一系列工作计划,确保“让谈判药最终吃到患者嘴里。”下一步,国家医保局将给各地印发谈判结果的文件,加快指导地方执行落地,要求各地在10月底前将谈判药品按照支付标准在省级集中采购平台公开挂网,医保部门要调整医保信息系统,确保11月底前开始执行。同时,为确保医院敢进药、医生敢开药,医保局将协调配合有关部门,加强对医生用药的指导,保障抗癌药的采购和合理使用,解决医生开药的顾虑,让患者真正可以买到这些抗癌药。

而此后,福建、浙江等省份率先表态尽快对接医保谈判品种,并发布相关的招采文件。从整体而言,确实进入降价进入医保目录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国家医疗保障局还有诸多的配套政策推动整个药价谈判品种的落地。

从过往的两次药价谈判品种的表现情况来看,进入医保目录确实能够实现以价换量,迅速放量。

根据平安证券数据显示,上一轮36个谈判品种从2017年第三季度开始陆续进入地方医保乙类报销范围,由于不同省市新版医保目录执行进度不同,因此尽管2017年第四季度多数谈判品种销量增速较之前提升较大,但整体真正大幅提升集中体现在2018年第一季度,并且在第二季度保持住了高位增长率。

既然过往经验已经验证了产品能够迅速的放量,在市场上有很好的表现,为何还会有“在医院购买不到”的问题?

1、原因是什么?

其实,虽然药价谈判解决药品市场市场准入的问题,但最终能否到达患者还是需要市场来解决,政策无法做到“一包到底”。

从市场层面讲,企业产品进入了医保是好事情,但是还是需要解决渠道的存货问题,现在是以药价谈判之后的价格示人,但此前不少在渠道以及医院的货还是以此前价格交易的,那么这中间的过渡便是如何消化这些货物。

从药价谈判成功企业层面来讲,现在需要的是如何平衡此前在渠道中的货物与现在的价格。所以,谈判成功之后,很多企业首先是在全国展开与各个渠道商之间的沟通,对其价格差、返点额度等进行重新的梳理。

所以这中间既有政策的对接,也有企业商业的对接,在这个对接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一个时间差,在这个时间差中,并非企业不愿意发货到医院,而是需要理顺中间环节,这个中间环节的理顺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医院购买不到的问题。

此外,在商业的环境中,虽然进入医保,解决了商业问题,还有进入医院的问题,其实虽然能够看到药价谈判的这些品种销量实现大涨,但是还是在不少区域面临着进步了医院的尴尬问题。

此前也有多家媒体报道,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药物倍泰龙早在2017年7月就进入了国家医保目录,但在一年多后,倍泰龙在北京、内蒙古、甘肃、陕西、江苏等省份被多数医院拒之门外,且由于国家已将药物纳入医保,慈善机构与药企设立的部分患者援助项目也随之暂停,无奈之下,患者只能去药房全额自费购药。

2、药占比限制

药品进入医院,最终要被使用,但就是这个进院、医生使用才是整个药品能不能使用的关键所在,但是医保只能是保障前段,后端还需经过利益博弈才能落地。

虽然,目前“以药养医”已经不被各类医改政策提及,但是这是一个确实存在的问题。在零加成、控制药占比这些政策下,医院更加倾向使用不在医保范围内的产品、有更高回扣的产品。

在各地的政策中,已经有一些地方明确了药价谈判品种不占药占比,但是全国却并未出台相关规定对此进行明确,在此种情况之下,抗癌药作为价格高昂的产品,所占支出必然会在药占比中受到限制。

在此种情况之下,出现的问题就是,在医院进药及医生开处方时会考虑到药占比问题。这也会促使一些医院不愿意使用这些药品,使得患者无法在医院购买到相关药品。

3、报销难

此前,E药经理人杂志曾做过一期《中国黑市代购药调查》专题,其中一位患者的真实遭遇能够解释为什么有些药品虽然进入医保,但是患者很难在医院购买,并获得报销。以下为专题文章:

在中国,由于格列卫等进口药品价格昂贵,许多患者都选择通过代购印度或其他国家的药品来缓解病情,但自从有关部门将上述药品列为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纳入医保之后,在药店直接买格列卫的正版药也成为患者的选项之一。但是由于各地政策不一,格列卫等药品的报销比例和流程都存在很大不同。

E药经理人问曾芳会不会因为格列卫昂贵的价格而选择印度药,曾芳对E药经理人说:“因为自己一直在吃格列卫,不愿冒险。自己其实在2012年也吃了三个月的印度药,但是后来出现了严重的水肿,所以就停药了。格列卫也会出现水肿,只不过是轻重的问题。”

作为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四年前,E药经理人第一次采访到曾芳的时候,她正在组织病友一起去湖南省人民政府的第四次上访,当时的期愿是主管部门将能够治疗慢粒病的格列卫(甲磺酸伊马替尼)和其他仿制药纳入医保报销,四年时间倏忽而过,格列卫在去年九月终于被湖南省纳入医保报销范畴,但是曾芳依然愁容满面。

为什么?“因为格列卫在自己所在的湖南省报销手续繁杂,必须有省会的三甲医院愿意接收。”

到省会之后,因为公立医院不符合住院条件以及床位紧张,所以患者只能选择某些私立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只有在医院住院之后才可报销。

曾芳的病友林女士就是通过住院获得的报销,林女士告诉E药经理人,自己先到怀化市鹤城区医保局开了一个异地就医的证明,然后拿着证明经病友介绍到长沙的湖湘中医肿瘤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因为参加了诺华中国和中国慈善总会的赠药活动,林女士在医院住院了三个月,每个月住了四天,第一次花费加上药钱总共两万五千多,后来报销了49%,自己负担了一万两千多块钱,而后的两个月依旧通过这种方式住院,报销比例保持在49%。

据了解,格列卫等药品自从列为国家药物基本目录之后,各省就逐渐纳入了医保报销政策,据不完全统计,河北、河南、山西、安徽等地,均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纳入新农合重大疾病保障救助,患者药费最高可由医保基金支付80%。

曾芳对E药经理人说,他们的病有时候并不需要住院,在药店买药即可,他们希望湖南省能够放宽报销的政策,使患者能够不住院也可以报销。

“我们病友群中有一个非常好的小女孩,她没有参加过我们组织活动,但是为我们这个活动捐过钱,因为当时自己没办法去参加活动,躺在病床上,没多久就去世了。”曾芳说。

因为压力的存在,每年都会像有一个紧箍咒在自己身上,毕竟生活和病痛都是真实存在的。曾芳每年的收入到手6万元左右,其中包括每月的工资和自己平时做微商赚的钱,用这些钱来维持这个家庭和治疗自己身上的病痛。

对于最近国家关于很多抗癌药的进口税和增值税都变成零关税,曾芳对E药经理人说,“可能对减轻家里的经济负会好一点”,但是曾芳紧接着说,“但是实际上诺华在中国走的慈善赠药,有援助并不需要关税,所以对我们来说也没大变化。”

曾芳对E药经理人说:“现在因为简化医保报销手续晚一天,有的患者病情就会加重一天,而且对我们来说,心理的健康有时候更甚于身体的健康,自己身边有很多病友的压力都真的非常大,这些压力不完全是来自于疾病的本身,更多地是一种等待未知生活的煎熬。”

原标题:17谈判品种“院内能买到算我输”?真的吗?为什么?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医院

医院

新鲜全面的医院相关资讯,深度的医院政策解读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