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医生失去开具这些药品的权力

来源: 赛柏蓝  Tue Sep 25 17:39:40 CST 2018 A- A+

大批处于初级职称的医生,对这18个品规的药品,失去了开具处方的权力

▍注射、口服、外用抗生素,大批医生被限处方

近日,据江苏省医药联盟公众号公布的信息,江苏省地级市大批辅助用药遭限。在镇江市流传的《基药目录内抗菌药物主治职称以下人员无处方权品种》中显示,包括阿奇霉素注射液、盐酸洛美沙星氯化钠注射液和利福平胶囊等在内18个品规的抗菌药物,主治职称以下的医生无法开具处方。

医生的职称包括初级职称(医士、医师、住院医师),中级职称(主治医师),副高级职称(副主任医师),高级职称(主任医师)。

这意味着,大批处于初级职称的医生,对这18个品规的药品,失去了开具处方的权力。

与此同时,在此名单中,包括阿奇霉素注射液、盐酸洛美沙星氯化钠注射液和注射用头孢噻肟钠等注射剂,也包括利福平胶囊,头孢克肟分散片和盐酸洛美沙星分散片等口服用抗生素,同时,也有酮康唑乳膏此类的外用药。

此次对抗生素的限制,全面扩大,由原来的输液为主,扩大到对口服、外用等抗菌药品的限制。

▍国家到地方,多地限制使用抗生素

事实上,限抗令一直未能过去。

据统计,我国是抗生素第一大国,抗菌药是我国第一大用药,人均使用抗生素的剂量是美国的近十倍。其中儿童使用量更大。资料显示,抗生素用药比例占据了儿童用药市场的88%。

因此,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再次发出《关于持续做好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强调进一步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重点管控儿童抗生素滥用。通知要求,加强儿童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研究建立针对儿童的监测体系,增加纳入监测范围的儿童专科医院或综合医院儿科病区的数量。

4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医疗质量安全核心制度要点》,其中提到抗菌药物分级管理制度。

根据抗菌药物的安全性、疗效、细菌耐药性和价格等因素,抗菌药物分为非限制使用级、限制使用级与特殊使用级三级。

除了国家层面对抗生素全面限制,多地也发文,从政策到实施,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

2017年12月,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监督所发布《北京卫生监督行政处罚公示》,其中北京家圆医院有限公司因违反《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第五十条第(一)项相关规定,被警告、罚款10000元。

无独有偶,四川成都市官网显示,其曾因“擅自使用抗菌药物开展静脉输注活动”,处罚了6家诊所。

2017年7月,抗菌药物的最严限制令,在山东施行——山东省卫计委发布了《关于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遏制细菌耐药工作的通知》,并制定了《山东省抗菌药物临床应用分级管理目录(2017年版)》,将严格管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对各级医疗机构的采购以及使用数量和品种等都做了详细规定。

2016年7月1日,江苏省二级以上医院门诊已全面停抗生素输液,大医院门诊医生的电脑里已开不出抗生素输液,患者打点滴必须去急诊。此举措源于2015年低《转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通知的通知》。

限制范围不再局限于基层了,广东省也发文,在全省二级以上公立医院逐步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

顺着国家对抗生素的监管脉络看下来,对抗菌药物的使用在不断缩紧:限制范围从基层扩展二级以上医院,给药途径的限制从注射液扩展到口服,外用。国家对抗菌药物的应对政策,也从简单的“限制”、“禁止”,到促进各医疗机构建立较为完善的管理制度、检测系统。

▍除了抗生素,江苏的这些药物也大批受限

不仅仅抗菌药物,对辅助用药而言,其生存空间也在被进一步压缩。

近日,南京市卫计委发布《关于调整医疗机构辅助性营养性等药品重点监管目录的通知》,进一步强化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使用监管,促进临床合理使用。一些临床使用量大,销售额高的辅助用药,将受到限制。

现在据江苏医药联盟整理,更多的辅助用药被限了。

淮安市二、三级医院辅助类药和营养类药品监控品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