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二甲公立医院陷“远程视界”困局 为何医院频中招?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Tue Sep 04 17:17:59 CST 2018 A- A+

宋杰/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远程视界”)成立于2013年1月,其官网自称“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专注专科远程医疗联合体O2O平台,中关村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2016年时远程视界曾实现总收入60亿元,纳税6亿元。但如今在部分与之合作的代理商、医院、融资租赁公司口中,远程视界却已成为“骗子公司”。

今年4月,有媒体援引远程视界代理商的说法称,2017年7月,远程视界资金链危机初现端倪,当年第四季度资金链出现断裂,后续很多代理商上门讨债。

远程视界的业务模式是怎样的?当其资金链出现危机后,何以牵涉代理商、医院、融资租赁公司等多方?

解析远程视界业务模式

远程视界的业务主要是同医院共建专业科室,并利用大城市的高等级医院的专家提供远程医疗服务。

这些新建科室的设备由融资租赁公司付款给远程视界,再由远程视界购置后交付给医院,医院再向融资租赁公司支付租金,远程视界承诺垫付租金。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看到的一份由远程视界子公司与医院签署的合作协议书中明确提出,“医院不需要投资设备,只需从项目收入中按比例归还设备款。”

那么,远程视界方在什么情况下会垫付租金?合作协议书显示,如项目收入的25%不足以完成还款计划,则由远程视界方负责担保并按照还款计划垫付不足部分。但其中也明确提出,因医院不积极配合而导致连续两个季度收益的25%不足以归还设备款,远程视界方有权提出整改或撤回所属项目投入设备。

在记者看到的一份远程视界与融资租赁公司签订的担保总协议中也写明:远程视界提供担保的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

而新建科室产生的医疗收入被分为4个部分:25%给融资租赁公司用于还设备款,25%给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专家,25%给医院,25%归属远程视界一方(其中代理商和远程视界各占50%)。根据远程视界与医院签订的协议,融资租赁本息归还完毕后,设备所有权和原先用于归还设备款的25%收入全部归医院所有。

对医院一方来说,这看起来像是一份“免费的午餐”,可以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发展科室,让患者在当地就医。但令诸多签约医院院长愤怒的是,合同是签了,可是从未收到过设备,更不要说有专家进行远程诊疗了,而融资租赁公司已开始上门“催债”。

医院:设备没收到却被催着还钱

黑龙江嘉荫县人民医院院长杨俭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当时远程视界东北区的中层人员来医院推销时向他介绍说,医院不需要出一分钱,全部租赁费用都由远程视界支付,医院只需要提供场地即可。“我当时不放心,还让副院长去查了另一家已经和远程视界开展业务的医院,想着问题不大才签了约。”

杨俭回忆,当时他还问远程视界的人这样的模式公司能赚钱吗?对方说并不指望通过与医院合作赚钱,公司已有上市计划,届时“上股市圈钱去”。

2017年10月,黑龙江嘉荫县人民医院与远程视界签署协议,杨俭告诉记者,今年2月,他收到融资租赁公司法务部让医院还钱的短信,但他想不通的是,设备从来没有到过医院,更没有开展实质性合作,为何就要医院还钱?“融资租赁公司的人告诉我说,目前远程视界还不出钱,这钱就要由我们医院来出。”

杨俭告诉记者,在发现“被骗”后,2018年5月16日,黑龙江嘉荫县人民医院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宝信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及远程视界的子公司京卫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请求解除相关合作协议。2018年6月5日,黑龙江嘉荫县人民医院又在西安市莲湖区法院起诉宝信国际融资租赁及远程视界下属的3家子公司。2018年8月1日,宝信国际融资租赁公司在莲湖区法院因同一案由起诉了黑龙江嘉荫县人民医院。

“已收到法院传票,9月3日在西安开庭,院方相关证人将于9月2日到齐。”杨俭告诉记者。此前,外界曾有质疑称,签约医院的相关负责人有可能收受了回扣,对此,他坚称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