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处方外流,药店大福利或将来临!

来源: 时代周报  作者: 吴绵强  Wed Mar 08 10:01:00 CST 2017 A- A+

每年的全国两会,互联网医疗以及医药流通等领域,都是热议话题。

“药品零售行业利好不断,医改红利持续释放,将对行业产生深远影响。”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老百姓是中国零售药店行业巨头,截至2016年6月30日,在全国16个省市地区拥有1876家门店(含53家加盟店)。

作为两届全国人大代表,2017年是谢子龙履职的第十个年头,其今年建议涉及连锁药店发展、加强网上药品销售监管等方面。

前两年在资本热捧的趋势下,连锁药店企业纷纷实行“互联网+”战略,医药电商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不透明的交易模式给监管带来难题。

“药品的储存、运输环节都对药品质量有着重要影响。需要药监部门创新监管思路,采用更多更先进的方法和手段加强对网上售药的监管。”谢子龙表示。

2017年是中国药店连锁化的第22个年头,零售药店行业的发展已到了资本跑马圈地竞争的关键阶段,近两年来一心堂、益丰药房和老百姓先后上市融资,PE、VC等各路资本涌入,使得中国药店并购重组进入井喷期。

“国家推行‘医药分开’,医保控费,降低药占比等政策红利,这都将促使医院的药品,医院处方外流,这对药品零售行业是利好消息。”谢子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医药电商监管趋紧

随着网上药品B2C交易数量剧增,药品配送过程的运输条件难以保证,这直接威胁着药品内在质量。

自去年以来,中国医药行业监管层对互联网第三方售药平台动起了刀子。2016年5月27日至6月1日,国内3家“互联网第三方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平台—河北慧眼医药科技95095平台、广州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1号店,陆续收到相关部门通知,暂停药品销售业务。这给互联网电商行业带来较大震动。

“应该说医药电商在中国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还没有一个固定模式,我们一直在摸索。”谢子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老百姓大药房在电商领域的布局亦并不顺利。

截至2017年1月22日,CFDA网站显示《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共831张,其中A证(第三方平台)41张、B证(医药工业、流通企业自建的B2B网站)195张、C证(零售连锁申请的B2C网站)598张。

老百姓大药房布局互联网电商是在2013年。当年12月,老百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主要负责老百姓大药房B2C业务,注册资本1200万元,公司持股89%。其中,网上药店于2014年1月上线,涵盖药品、保健品等销售。

然而,由于网售处方药等政策未定等因素,B2C平台在其业务中仍处在成长期—2015年,公司B2C平台收入6800万元,占总营收的1.49%;2016年半年报显示,老百姓大药房共实现营业收入27.7亿元,自有电商平台贡献5000万元。

自拿到互联网售药牌照以后,老百姓大药房在杭州和日本的企业合作,结果以失败告终,后来在北京成立电商公司,专门和第三方的职业经理人团队进行股权上的合作,随着公司内部经营方向的调整,北京电商公司回迁到长沙。

“主要原因是我们认为,医药电商最适合老百姓大药房的一种方式是O2O,所以我们想,如果在北京跟总部的沟通效率会降低,特别是公司有很多需要由实体店运作的一些事项,都没办法来实施,我们去年把电商部门迁到了长沙,实际上是为了更好地利用地面实体网络的优势,来加强和电商的合作。”谢子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谢子龙认为,短期内(监管层)对医药电商的管理肯定会趋严趋紧,“这是肯定的,因为网上销售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国家相关部门的监管手段、监管技术甚至监管队伍,这三方面都还没有办法来满足这种需求。”

据了解,监管部门正在组建国家网上销售药品的监管队伍,“如果说这个队伍真正能组建完毕,我认为对医药电商的健康发展,将会是一个比较利好的消息。”有业内人士表示。

资本加速并购

经过21年的发展,中国连锁药店经营虽取得一些成绩,但在行业分布、经营方式、竞争手段、管理方式、药师地位上都还存在很多不完善的地方。

医药零售药店数量庞大,但分布不均衡,连锁化率和集中度较低。而这一产业发展现状,在谢子龙看来是良好的机遇,“我们行业的集中度不够,未来可发展的空间巨大”。

此外,目前我国的药店服务大多数停留在电话购药、上门服务、24小时营业、代煎中药等基本便利措施上,能提供专业药学服务的并不多,且管理不规范。目前的发展窘境,亦迫切需要企业和监管层持续推动行业发展。

根据商务部发布的《2015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2015年,药品流通行业总体呈现销售规模增长趋稳、兼并重组步伐加快、行业集中度和流通效率进一步提升。

自一心堂、益丰药房和老百姓上市之后,中国的连锁药店行业已然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这些上市公司亦通过资本运作手段,加强并购。

目前中国药品零售连锁行业的门店发展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多区域分散网点”,另一种是“少区域高密度网点”。

云南零售药店巨头一心堂此前就是采取的“少区域高密度网点”模式,现已成为该省销售额最大、网点最多的药品零售企业,拥有4085家直营连锁门店,总资产超60亿元,年营业收入超62亿元。

而在自营门店方面,老百姓大药房采取的是直营和加盟并行模式,直营门店挂“老百姓大药房”牌子,加盟门店挂“老百姓健康药房”牌子。

在资本加速布局连锁药店的背后,是各方面的层层阻碍。据谢子龙介绍,连锁药店实施并购重组需要重新办理相关经营证照,而且是按照新开办企业对待,需要到监管部门注销原企业再申请开办新企业。“这其中是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手续繁琐、进度缓慢,往往耗时几个月的时间。”而在证照变更期间,企业必须停业等待;而停业给门店和公司带来相当大的直接经济损失和不可估量的间接损失。

对此,谢子龙建议,由国家食药监总局协调社保、商务、工商相关职能部门出台简化流程的操作程序(并明确规定各操作流程在限期内批复),对被收购的零售药店按标准及时进行检查验收。

“三方”信息共享成关键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处方药的市场份额为8000亿元,而非处方药只有2000亿元。处方药毛利高、市场份额大,若这块蛋糕被切开,市场前景十分可观。

长期以来,公立医院一直牢牢占据处方药市场的主导地位,医院处方更是难以流出,处方药在药房销售中占比极低。外界期冀,随着医药分家、降低药占比、流通两票制等医改政策落地,处方外流成为大势所趋,将释放千亿级的市场。

事实上,医改的核心是破除以药养医。处方连接医和药,是利益格局的关键所在。在以药养医下,医疗行业各大要素无法体现真实价值,造成严重的医疗困境。医疗资源过度集中和医保政策不到位,也进一步阻碍了处方外流。

对此,谢子龙建议,由商务部牵头,卫计委、人社部参与,通过第三方云平台、医保结算平台或患者医保卡等载体,逐步实现三方信息共享,“将医疗机构、基本医疗保险经办机构、社会药房纳入其中,实现系统对接、信息共享,保证电子处方信息不会被人为限制”。

事实上,现阶段“三方信息共享”时机已成熟,社会药房通过新版GSP认证,已建立了贯穿药品购进、储存、销售的一体化计算机信息系统。

医疗机构在卫计委的主导下,建立了诊疗信息系统,每位患者从挂号、医生诊断、检查、处方、取药都已做到全程信息化管理,各地卫计委可以通过诊疗信息系统进行远程处方点评。另外,卫计委正在推进的人口健康信息平台及居民健康卡等公共服务卡的应用集成,使得“三方信息共享”可操作、可实现。

据了解,谢子龙今年也在两会上递交关于三方信息共享促进医院处方外流的建议。“以前我在和卫生部门探讨这个问题时,一直以为推动信息共享的最大障碍是资金投入太大,但是今年发现不是这样的。”谢子龙说,不久前,他在美国参加一个活动,当地的做法给了他一个启示:三方信息共享平台不需要花钱建设,只需要国家制定一个标准,接口的标准,应该怎么接。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药店

药店

立足药店,提供丰富的政策、市场、管理、产品等信息

专栏 活动 招聘 策划
2016年中国医药行业最具影响力榜
2016年中国医药行业最具影响力榜单
十大知名药企联合招聘
十大知名药企联合招聘
医药人系列
站在行业的风口浪尖,深耕不辍
写意人物系列
写意人生路,观沧海、求真知、谈
新浪医药2016年终盘点
2016年度医药行业风云回顾。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