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创新助力阿斯利康“王者归来” 百年老店焕新生

来源: 动脉网  Wed Sep 12 10:50:30 CST 2018 A- A+

作者:高康平

技术带给医药行业无尽的财富,造就了医药行业的高度繁荣。以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互联网医疗等为代表的数字化技术正在重塑医药行业,为行业带来崭新面貌。动脉网近期推出“医药数字化转型”专题,全面解析技术驱动下的产业变革。

过去几年,阿斯利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风险厌恶、孤立和发展缓慢的公司转变为现在自豪地拥抱快节奏、创新和创业价值的公司,数字化在推动和实现这一变革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对此,阿斯利康CEO Pascal Soriot非常引以为傲地说:“我对阿斯利康作为科学领导的创新者的前景感到兴奋,因为我相信阿斯利康将长期为患者和股东创造价值。”

本期大药企数字化创新的主角阿斯利康,这家由瑞典阿斯特拉和英国捷利康(二者均为“百年老店”)在1999年合并而来的药企,在制药工业中一路磕磕绊绊,曾经进入过全球制药企业TOP3,也曾差点成为被收购的“猎物”。

但无论在何种条件之下,阿斯利康均保持了高水平的研发投入,并积极推行管理、业务上的创新,数字化创新是其中重要的方向。诚如Pascal Soriot所言,阿斯利康一直是作为科学领导的创新者而屹立于全球顶尖药企之列。

创新是阿斯利康走出“低谷”的重要途径

从2006年起,阿斯利康业绩一路高歌猛进,2011年销售收入达到335.91亿美元,在全球制药企业中排名第七。但盛极而衰,由于多款专利药到期-“专利悬崖”,阿斯利康的业绩开始走向颓势。

数据来源:阿斯利康年报,动脉网制图

在最近的10年,阿斯利康的发展大致有两个阶段,2006-2011年,缓慢的爬坡阶段;2012-2017年,业绩增长受挫,出现缓慢下降趋势。

Pascal Soriot在2012年10月履任阿斯利康CEO,算得上是“临危受命”。这位出生于1959年、做过“兽医”、拥有巴黎HEC商学院MBA学位的法国人,把他在Aventis、Genentech(基因泰克)的经验移植到阿斯利康——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裁掉了数千人,并耗资3.3亿英镑新建了研发中心,且重启了几个被放弃的项目(包括重磅药物Olaparib)。

从2012年起,虽然阿斯利康的业绩仍然在下降,但很明显,已经逐渐扭转了颓势。尤其是在2014年,Pascal Soriot带领阿斯利康防守住了辉瑞高达1000亿美元的收购,这也被看成是他在阿斯利康的高光时刻。

所以当2017年7月有消息传出Pascal Soriot将以其在阿斯利康两倍的薪金跳往以色列制药公司Teva的时候,业内相信的人并不多。对于已经59岁的Pascal Soriot来说,阿斯利康可能是其工作的最后一站。

2018年7月26日,Pascal Soriot带领团队做了阿斯利康Q2及上半年财报的报告:阿斯利康上半年实现收入103.33亿美元,同比增长5%;肿瘤、心血管、肾脏和新陈代谢等核心产品表现强劲,Q2销量同比增长19%,上半年同比增长14%。

受Q2财报利好,阿斯利康股价已回归高位,市值近1000亿美元

中国古人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相信有百年历史的阿斯利康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创新是维持企业发展的唯一动力。在业绩受挫之时尤其如此,只有大胆革新,开源节流,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这也是阿斯利康重视创新,重视数字化创新的理由之一。

今年3月,Pascal Soriot在剑桥大学哈默顿学院(Homerton College)250周年庆典上说, 医疗健康行业正在经历由数据、计算能力和智能技术(如AI)驱动的转型,大数据和相关技术可能代表着巨大的机遇,生命科学领域是一个关键领域,(阿斯利康)应该利用这种繁荣。

那么,阿斯利康在以AI、大数据为代表的数字化创新上究竟做了哪些尝试,又取得了什么样的结果,动脉网对此进行了梳理。

阿斯利康在业务各环节的数字化创新

阿斯利康和人工智能的“碰撞”

此前,动脉网曾发布了一篇来自阿斯利康iLAB的报告,报告题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正在颠覆药物研发”,详细介绍了阿斯利康在应用AI方面的工作。

概括而言,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 加速化合物合成的周期;

2. 利用结构化学来发现重要分子;

3. 对常规化验的结果进行可靠预测;

4. 研究药物在细胞内的代谢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