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创新助力阿斯利康“王者归来” 百年老店焕新生

来源: 动脉网  Wed Sep 12 10:50:30 CST 2018 A- A+

作者:高康平

技术带给医药行业无尽的财富,造就了医药行业的高度繁荣。以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互联网医疗等为代表的数字化技术正在重塑医药行业,为行业带来崭新面貌。动脉网近期推出“医药数字化转型”专题,全面解析技术驱动下的产业变革。

过去几年,阿斯利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风险厌恶、孤立和发展缓慢的公司转变为现在自豪地拥抱快节奏、创新和创业价值的公司,数字化在推动和实现这一变革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对此,阿斯利康CEO Pascal Soriot非常引以为傲地说:“我对阿斯利康作为科学领导的创新者的前景感到兴奋,因为我相信阿斯利康将长期为患者和股东创造价值。”

本期大药企数字化创新的主角阿斯利康,这家由瑞典阿斯特拉和英国捷利康(二者均为“百年老店”)在1999年合并而来的药企,在制药工业中一路磕磕绊绊,曾经进入过全球制药企业TOP3,也曾差点成为被收购的“猎物”。

但无论在何种条件之下,阿斯利康均保持了高水平的研发投入,并积极推行管理、业务上的创新,数字化创新是其中重要的方向。诚如Pascal Soriot所言,阿斯利康一直是作为科学领导的创新者而屹立于全球顶尖药企之列。

创新是阿斯利康走出“低谷”的重要途径

从2006年起,阿斯利康业绩一路高歌猛进,2011年销售收入达到335.91亿美元,在全球制药企业中排名第七。但盛极而衰,由于多款专利药到期-“专利悬崖”,阿斯利康的业绩开始走向颓势。

数据来源:阿斯利康年报,动脉网制图

在最近的10年,阿斯利康的发展大致有两个阶段,2006-2011年,缓慢的爬坡阶段;2012-2017年,业绩增长受挫,出现缓慢下降趋势。

Pascal Soriot在2012年10月履任阿斯利康CEO,算得上是“临危受命”。这位出生于1959年、做过“兽医”、拥有巴黎HEC商学院MBA学位的法国人,把他在Aventis、Genentech(基因泰克)的经验移植到阿斯利康——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裁掉了数千人,并耗资3.3亿英镑新建了研发中心,且重启了几个被放弃的项目(包括重磅药物Olaparib)。

从2012年起,虽然阿斯利康的业绩仍然在下降,但很明显,已经逐渐扭转了颓势。尤其是在2014年,Pascal Soriot带领阿斯利康防守住了辉瑞高达1000亿美元的收购,这也被看成是他在阿斯利康的高光时刻。

所以当2017年7月有消息传出Pascal Soriot将以其在阿斯利康两倍的薪金跳往以色列制药公司Teva的时候,业内相信的人并不多。对于已经59岁的Pascal Soriot来说,阿斯利康可能是其工作的最后一站。

2018年7月26日,Pascal Soriot带领团队做了阿斯利康Q2及上半年财报的报告:阿斯利康上半年实现收入103.33亿美元,同比增长5%;肿瘤、心血管、肾脏和新陈代谢等核心产品表现强劲,Q2销量同比增长19%,上半年同比增长14%。

受Q2财报利好,阿斯利康股价已回归高位,市值近1000亿美元

中国古人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相信有百年历史的阿斯利康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创新是维持企业发展的唯一动力。在业绩受挫之时尤其如此,只有大胆革新,开源节流,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这也是阿斯利康重视创新,重视数字化创新的理由之一。

今年3月,Pascal Soriot在剑桥大学哈默顿学院(Homerton College)250周年庆典上说, 医疗健康行业正在经历由数据、计算能力和智能技术(如AI)驱动的转型,大数据和相关技术可能代表着巨大的机遇,生命科学领域是一个关键领域,(阿斯利康)应该利用这种繁荣。

那么,阿斯利康在以AI、大数据为代表的数字化创新上究竟做了哪些尝试,又取得了什么样的结果,动脉网对此进行了梳理。

阿斯利康在业务各环节的数字化创新

阿斯利康和人工智能的“碰撞”

此前,动脉网曾发布了一篇来自阿斯利康iLAB的报告,报告题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正在颠覆药物研发”,详细介绍了阿斯利康在应用AI方面的工作。

概括而言,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 加速化合物合成的周期;

2. 利用结构化学来发现重要分子;

3. 对常规化验的结果进行可靠预测;

4. 研究药物在细胞内的代谢情况;

5. 应用AI指导药物使用;

6. 应用AI监测药物安全;

在2017年,阿斯利康举办了DMTA “Hackweek”(设计-制造-测试-分析,DMTA是药物前期研发的流程)。各个研究点的科学家和阿斯利康内部的专家一起,通过他们的科学知识和专业技术构建了首个“DMTA machine”模型。在哥德堡的创新实验室里,他们连续工作了5天,彻底改变了发现药物的方式。本着“黑客”的精神,这个团队克服了无数的困难,将20多年来积累的硬件和软件结合起来,创造出了一个机器模型。这种机器可以在两小时内,完成研究项目的整个DMTA周期。

建立潜在新药的化学三维结构是药物研发的关键,因为药物的大小和形状非常重要。它们影响着许多不同的特性,包括与生物系统的相互作用,以及形成药物所需的物质分子的聚集方式。阿斯利康正在利用量子计算来进行药物分析化学结构的设计。

在研究中,阿斯利康也通过AI,使现有的流程更有效,并将数据转化为知识。他们正在使用AI来对常规化验的结果进行可靠预测,比如人体血浆蛋白结合(hPPB)测试,以此来帮助科学家,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专注于那些将给阿斯利康带来更大竞争优势的问题。

阿斯利康正在使用质谱成像技术(MSI),在空间上对分子进行生物样本和组织切片的细胞定位,比如用于病理评估的切片。这些全面的空间数据信息,可以很好地将组织微环境、药物定位、疗效和安全性联系起来。然而,现有的数据挖掘方法对计算机系统有很高的要求,阿斯利康只能分析小型的、单个的数据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开发了新的计算算法,可以精确有效地分割大量的MSI数据,以提高对多个端点的学习能力。关于这一部分的研究,阿斯利康将其发表在《分析化学》之上。

阿斯利康开发了一种新的深度学习算法,利用数字病理学,自动进行组织生物标记。阿斯利康打算将自动分析数字化病理图像变成一个高通量的过程,并将AI算法融入到诊断测试的开发中。其目标是利用AI来影响患者的治疗,将目标药物用于最需要的患者。

阿斯利康还和多所大学、研究机构合作开发了一套创新的AI药物警报系统“Watcher”,包含工具包REACT 4,它对试验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安全性、有效性和生物标志物数据进行整理,并使之形象化,目前正用于阿斯利康超过140项的研究中。REACT 4可以按需进行临床说明,并取决于正在使用的系统,Watcher的持续监测可以察觉到信号并在信号发出时进行及时的通知。

概括而言,从药物设计到临床试验,AI人工智能为药物研发的各个阶段带来突破性进展。有了深度学习的辅助,机器开始模仿人类大脑神经元的活动,来创造一个人工的“神经系统”。阿斯利康在医药研发的大量试验中运用AI的方法,来降低成本,加速数据的供应。

除了自建之外,阿斯利康还和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的一家名叫Berg的公司合作,利用AI开发药物。该公司通过对1000多种癌症和健康人类细胞样本的测试来识别以前未知的癌症机制,从而确定潜在的治疗方法。双方的合作主要集中在帕金森病和其他神经系统疾病领域。

从20亿美元到9亿美元,创新让阿斯利康IT成本减半

作为一家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开展业务,雇员超过6万人的大企业,内部管理也是阿斯利康重要的工作。在阿斯利康转型过程中,内部管理的IT创新非常值得关注。因为采用了系统的方法,选用了卓越的服务商,阿斯利康的IT成本从2013年的20亿美元降到了2017年不足9亿美元。

Dave Smoley于2013年4月履任阿斯利康的首席信息官(CIO),直接向CEO Pascal Soriot汇报,正是在他的带领下,阿斯利康重新梳理了IT需求,并完成了IT成本的精简。他和它的团队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服务于业务创新

l 通过使用Veeva、Salesforce.Com、Concur和Workday简化和提高工作效率;

l 通过实施多渠道关系营销(MCRM)扩大对医疗保健从业者的覆盖范围并增强互动;

l 提供了一种创新的方法,通过新创建的患者体验平台与患者建立联系并与患者合作,该平台使护士教育工作者能够显著增加患者的互动,最终导致更高的试验入组;

l 通过开发移动应用程序和智能设备,增进患者黏性;

l 通过科学计算平台的发展,支持尖端科学技术;

l 简化了针对美国肿瘤学业务的患者副作用监测计划的部署,该计划在三年内节省了1000万美元,同时加快了发布准备;

l 开发患者支持系统,提升患者参与,提供提醒和鼓励,同时收集对哮喘和COPD(慢阻肺)系列药物组合的洞见。

服务于商业模式创新

l 2015年与Workday和Concur的合作,为超过66,000名同事提供了简化和大量时间效率的基础;

l 通过先进的计算、招聘、新的服务中心电话、工作日文档管理,试用Saba云的行为准则以及提供切实成果的学习平台战略,提供了更强大的人力资源,提高了效率;

l 推出了一个新的软件商店,提供简化的用户“零售”体验,由于简化发布,每月节省488个小时,最终用户每月可节省1,300个小时,从而增加了调度收益;

l 已经启动了财务转型,推动了整个财务部门的简化和优化绩效;

l 虚拟现实的使用使阿斯利康能够简化运营培训流程,加快药物的交付,并确保阿斯利康实施业务战略。

技术创新

l 探索了深入的学习方法使用实验数据的遗留化合物,以预测新的治疗用途;

l 尝试了一个基于云的、自动化的机器学习平台,跨越我们业务的多个领域,包括从患者的临床试验数据中准确预测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恶化,早期检测操作中的机器故障,预测未来雇员在人力资源中的损耗,以及预处理,商业广告中重复的措辞等;

l 与肿瘤部门合作,利用AWS在记录时间内分析超过20000个外显子的能力,发现药物发现的新见解;

l 实现了基于Hadoop的数据池,可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分析和整合数据;

l 虚拟现实现在被用于在无菌工作条件下训练新员工,并在研发中使科学家能够在3D世界中观察和设计化学化合物;

l 通过使用增强现实辅助技术,在远程工程中降低了成本和时间;

l 科学家们开始通过3D打印来取代破碎的实验室部件,节省时间和宝贵的样品。

Dave Smoley说,过去几年,阿斯利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风险厌恶、孤立和缓慢发展的公司转变为现在自豪地拥抱快节奏、创新和创业价值的公司,IT在推动和实现这一变革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Dave Smoley称,阿斯利康的IT部门未来还将做好三件事情:通过卓越的运营手段,提供世界一流的IT服务,将阿斯利康所有业务单元“数字化”,为未来增长发现新机会。

阿斯利康在中国推行“3D”创新

阿斯利康在1993年进入中国市场,总部在上海,目前在上海、泰州、无锡等地有生产及运营基地,总员工数超过1万人。

阿斯利康泰州供应基地坐落在中国泰州医药城,总投资3亿美金,是迄今阿斯利康单体投资最大的项目。泰州供应基地总面积约为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为5.1万平方米,于2012年1月奠基,已于2014年9月正式投产。

作为全球战略性供应基地,阿斯利康无锡供应基地于2001年4月建成投产,累计投资已达3.4亿美元,拥有员工654人。

阿斯利康位于无锡的中国物流中心于2016年6月投入商业运营,投资达5800万美元。中国物流中心配置全自动立体高架仓库,一期库容量达到30000个托盘,用于存储和发运来自阿斯利康中国以及全球供应基地的药品。

研发方面,阿斯利康在上海设立亚洲新兴市场创新医药团队,致力于创新候选药物的研发及概念验证,了解中国及亚洲最常见疾病的潜在科学机制,解决亚洲患者特有的医疗需求。在无锡建立小分子创新药物研发生产基地,用于研发生产创新型小分子药物。

2017年,阿斯利康在华销售额接近30亿美元,在外资药企中排名前列且增长迅速。

阿斯利康(中国)于2015年首创了3D创新战略。所谓“3D”,即诊断(Diagnostics)、器械(Device)与互联网(Digital)。通过3D创新理念,阿斯利康希望能够把疾病诊疗的各个环节从孤岛连接成大陆,为患者打造端到端的全病程解决方案,满足患者在每一个诊疗环节中的需求。

阿斯利康数字化创新启示

阿斯利康的数字化创新,是和制药行业的数字化转型高度契合的。以阿斯利康为代表的制药巨头们,正在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电子数据采集等技术和平台,加速药物研发的效率,加速临床试验的进程,拉近与医生、患者之间的关系,全面革新制药业务的流程。

在新药研发上,仅Exscientia一家企业就与赛诺菲、GSK合作超过3亿美元。从资金流入来看,截至2017年6月,动脉网统计的14家“AI+新药”企业总计获得融资2.7682亿美元,截至2018年7月,新流入的资金超过6亿美元。罗氏、默沙东、武田、强生等药企也对AI+药物发现的应用充满了期待。

在数字化营销上,在过去的五、六年间,超过千家药企针对不同的科室、疾病与目标医生制作了数万个微信号和APP,投入数以十亿计的资源。

在生命科学领域,企业面临定价压力与日俱增、“专利悬崖”迫在眉睫以及监管力度加大等问题,导致商业模式日趋复杂。因此,制药企业开始抛弃由销售代表推动的面对面传统会谈方式,逐渐采用多个团队通过不同渠道向多层面的客户传递合规信息及内容的模式,这些客户包括医院、医疗保健网络、医生、药房和其他关键决策者。

所有这些现象总结起来,可以看到制药行业正在迎来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为什么是数字化转型、为什么是现在?我们认为有三点理由:

其一,从互联网发展以来,IT技术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已经由理论阶段进入实践,提供技术和“解决方案”的创新公司发展迅速,而制药行业有非常好的应用场景;

其二,在专利悬崖、监管趋严、创新药产出趋于平稳、药物价格受限等影响之下,制药行业需要新的技术来推动改革,而数字化转型无疑是非常好的方向;

第三,辉瑞、诺华、罗氏、强生、阿斯利康等“先行者”已经在应用“数字化”技术,并在药物研发、临床研究、患者服务、市场营销方面取得了成果,经验复制只是时间问题。

基于这种判断,我们认为制药行业正在迎来数字化浪潮。对于先行者来说,可能取得先发优势,对于技术冷淡者、抗拒者,则会加速被淘汰。

回到阿斯利康的数字化创新上来,我们认为有几点值得学习:首先,整个公司,从CEO、CIO到普通员工,都在积极拥抱创新;其次,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数字创新,能够系统地整合资源,调整架构;最后,聪明地选用了外部的优秀服务商,通过合作、购买服务的方式全方位满足了创新需求。

当然,除了数字化创新之外,“王者归来”的阿斯利康最优异的表现还是在药物管线上,在Q2财报中,阿斯利康就公布了未来最具增长潜力的在研管线。

阿斯利康肿瘤药物管线情况

阿斯利康心血管、代谢药物管线

传奇CEO郭士纳在《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中展现了他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让“半只脚踏进坟墓”的IBM重新焕发生机的故事,对于五年前的阿斯利康来说,可能也是这样。正是因为“专利悬崖”的重压,阿斯利康才在内部锐意革新、背水一战,数字化创新伴随着阿斯利康重新崛起的过程,也将陪阿斯利康走得更远。

【参考资料】

https://seekingalpha.com/article/4190388-astrazeneca-group-plc-2018-q2-results-earnings-call-slides

https://www.astrazeneca.com/content/dam/az/PDF/2018/Pages%2046-49.pdf

https://www.cio.co.uk/cio100/2017/david-smoley-3608311/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动脉网是一家2014年初成立于北京的科技网站,主要关注未来医疗创新创业,以媒体的视角,站在新技术重塑医疗保健领域的当下去观察行业脉动。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